全部

聊城知名作家18万字为父亲出书立传

来源:聊城晚报

作者:

2016-11-08 14:34:11

最近,以写诗歌见长的东阿籍作家房义军,却因为一本传记在圈内火了起来。

4年前,也就是2012年,在诸多好友或直接或间接的鼓励下,同时也是父亲去世36年之后,房义军决定为父亲房燕卫著书立传。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在父亲去世多年,才真正地感受到他的人格魅力”。

传记,最大的特质是真实。为求这份真实,房义军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去走访那些曾经和父亲,在工作或生活中有过交集的旧人,“沿着父亲走过的足迹,一遍遍地寻觅、丈量、感受、解读”。

因为有了翔实的资料,文字功底颇深的房义军,写作起来并不费事。待到传记初稿问世,他不过才用了两月有余的时间。

期间经过种种磨合、沟通,2016年7月,房义军大作《我的父亲 我的诗》出版,这本18万字147幅插图的传记既出,便引发聊城文学界高度关注。

山东文坛最高奖泰山文艺奖获得者、聊城著名作家范玮评论说,这本书通过父亲一个人的境遇,重述了历史。很多人看这本书,通过主人公了解了那段历史,历史像从纸上跳出来,生动、鲜活、逼真,除此之外,还能有许多崭新的获得。

◎有关作者

生性幽默 深得父亲真传

出版传记 再获同行点赞

对于房义军,聊城文化圈的人都相当熟悉。

翻开这本名为《我的父亲 我的诗》的传记,可以看到对作者房义军的简介——

房义军,男,1963年生于山东省东阿县。现在东阿县委任职。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青年诗人协会理会、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理事、鲁西诗人协会理事。1999年、2002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诗集《远行草》《秋千架》。

如果说这个简介稍显周正的话,那么,房义军介绍自己的另一个版本,或许显得更加真实一些。

房义军说,自己乳名“麦生”,其本意是父亲希望孩子不愁衣食。

1978年靠着半年自学,考入中专和全县高中“重点班”;1980年考入聊城师专数学系,为恢复高考后附近村第一个考录的大专生。当年全县高中毕业生2000余人,考入大专的仅几十人。

熟悉房义军的人,常用半怀敬畏半怀欢喜的语气说他生性幽默,颇有江湖豪杰之气。而这正是他深得父亲房燕卫的真传,在国家一级作家王涛看来,“这种幽默和睿知,是与生俱来的,是骨子里的东西”。

谈及为父亲出书立传的初衷,房义军说,父亲去世近40年,人们对他的轶闻趣事依然津津乐道,分析个中原因时,他认为,其一,百姓喜爱笑话、幽默、智慧。在那个艰苦的年代,父亲的故事自然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其二,百姓崇尚文化,对文化传承人极为尊重。当时东阿的学校很少,东阿三中在父亲的治理下成绩斐然,一批批农村的孩子就是在这里走向了城市。

其三,父亲有极其丰厚的文化沉淀,是有大智慧、大学问、大气度的风范大家,其四便是父亲有着强大的人格魅力,他为人淳朴厚道,待人宽容谦逊,性格乐观豁达,从而赢得了大家的喜爱和敬重。

也正是在父亲去世多年之后,房义军才真正感受到父亲的人格魅力,因此,决心用传记的形式记录一个人,记录一个时代,记录一个家族,同时,也是记录一段历史。

◎有关传记

历时一年 寻访父亲旧友

尊重事实 成就一本好书

2012年,在父亲去世36年的时候,房义军决心用一本书,来书写父亲,那个东阿教育界曾经的精英。

传承历史的还是文字。很显然,《我的父亲 我的诗》,属于“人物传记”类作品,然而,从其内容看,它又偏重于“传记文学”。但无论是哪一个,必须真实可靠,符合历史事实。

对于书作者而言,必须据事“直书”,做到人真、事真、言真、情真、形象真,以真取信,以真感人。也就是说,对人物的记述,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一是一,二是二,功是功,过是过,不虚构渲染,不隐恶扬善,不拔高溢美,不贬责降低。

也正是因为如此,房义军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来做到“真实”。

这期间,房义军竭尽所能搜寻丰富翔实的资料,“走访父亲的同事、学生、朋友,查阅资料”;“沿着父亲走过的足迹一遍遍地寻觅、丈量、感受、解读”。而后,对于收集的大量资料,又细心鉴别,严格选材,作了多番“弃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分析、研究、考证工作。

让房义军颇感欣慰的是,最后几经周折、历经数载,他终于找到了“静静地躺在东阿县档案局档案室里的父亲的档案”,这为确保书中所述人和事的真实性,提供了权威来源。

大多读过这本书的房义军圈中好友一致评价认为,这本书生动朴实,“选材精当典型、语言生动活泼、细节与心理描写细腻感人”,特别是此书既有文字,又有诗歌,又配上大量的图片,兼具了文字传记的真实性、可读性和画册的直观性、可视性等特点。

该书记录了作者父亲从出生到病逝的57年,在漫长的时光与繁杂零碎的史料中,以父亲的“历史走向”为主线,选取了近200个小故事穿插其间,有百余名相关人物、有数十张人物、景物、实物照片做其支撑,做到了在概括人物全貌的同时,选择重大的有代表性的最能反映人物特征的事件详细记述,内容丰富,图文并茂,有很强的现场感。

正如范玮所评价的那样,这本书太会说话了,叙述与内容很“搭”调儿。说的是明白话,机灵话,透彻话,在理的话。关键是它不装蒜,如话家常,却说透世道人心。这本书,既能引人入胜,又能发人深省。

◎有关主人公

龙头虎首 谚语流传半世纪

钟情教育 终炼成一代名师

房义军的父亲,名为房燕卫。了解这位老先生,可以先从流传于东阿半个多世纪的两条谚语说起。

20世纪50年代至今,也就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东阿县一直流传着这样两条谚语:东阿县三条龙,燕卫、宪武、刘子赢;东阿县三只虎,燕卫、东峰、王宪武。

两条谚语中的“三条龙”与“三只虎”,都是“东阿县解放前已俱盛名,解放后德高望重的教育界四位精英”。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当时东阿县对教育的重视,以及鲁西南地区民风的淳朴。

房义军说,这两条谚语中,共涉及4个人物。看得出来,当地人们对他们非常喜爱,便编成了顺口溜;因为琅琅上口,又形象生动,所以很快流传开来。令人惊讶的是,这四位老人均已做古,尤其是父亲房燕卫,如今算来去世已经40年,但这两条谚语仍广为流传。

显而易见,谚语中居于“龙头”、“虎首”的燕卫,指的就是房燕卫(1919-1976),即房义军的父亲,原东阿县第三中学(后简称东阿三中,因校址设在东阿县徐屯村,又称徐屯三中)校长,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

为写就此书,房义军走访了父亲的同事朋友及多位学生,试图还原那个特殊历史时期下,父亲的智慧与应变,以及他的乐观和坚强。

在房燕卫的学生、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出版社社长卢玉明眼中,老师是这样的:“房校长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他为人正直,和蔼可亲;他胸怀宽阔,心地善良;他包容幽默,乐观向上;他作风深入,生活俭朴;他关心教师,爱护学生,治学严谨,治校有方,培养出了很多优秀人才,桃李满天,硕果累累。我的成长是与房校长的教诲和人格品德的影响分不开的,使我终身受益,终生难忘。”

而精读《我的父亲 我的诗》之后,范玮的感触却又是更深层次的——

书中写的是作者的父亲,但又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父亲,不是一个家庭的父亲,而是一代人的父亲。这个父亲,与天下所有父亲情感上一致,他爱子女,爱家庭,爱学生,爱事业,爱国家……但这个父亲又是脱离符号化的父亲,他有着知识分子难能可贵的独立与怀疑精神,在时代的漩涡里没有完全迷失自我,他带着困惑向历史发问,他用一生诠释了“知识分子是社会良心”的真实含义。

难怪房义军会专门解释说,《我的父亲 我的诗》的本意是指父亲如诗。父亲一生就像一首诗,父亲就是他最仰慕的诗。(记者  赵艳君)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房燕卫:一代名师,东阿的“阿凡提”

半个多世纪前的东阿县流传着两句谚语:“东阿县三条龙:燕卫、宪武、刘子赢”“东阿县三只虎:燕卫、东峰、王宪武” 乍听起来,这两句谚语像...[详细]
大众日报 2016-11-07

东阿首个省级模范教师是这样炼成的

房燕卫或许不曾想到,在自己故去40年后,有关他的两条谚语还在流传着,并有一直流传下去的趋势。[详细]
聊城晚报 2016-11-07

房义军诗歌:戏谈名著

红楼的漆已经剥落/红楼的锁已经锈蚀/请下楼来吧/公子小姐们/请下楼来吧/让宝玉和黛玉携手走在最前头/红楼的空气令人窒息/红楼的梦幻已苏醒...[详细]
齐鲁网 2016-11-03

房义军诗歌:秋千架

坐在秋千架上/我腋下生出双翅/在空中飞翔/衣袖翻飞/长发飘飘/一次次跃起/因为向往天/一次次回落/因为留恋地[详细]
齐鲁网 2016-11-03

房义军诗歌:棋琴书画

我占领了你的空间/你占领了我的时间/两种最简单的色彩/繁衍出世界上最复杂的变化/世界上最复杂的变化/源于两种最简单的色彩[详细]
齐鲁网 2016-11-03

房义军诗歌:墨香久长

古代建筑里/最永恒的 最灿烂的/是杜甫的三间茅屋/三间茅屋/是杜甫用诗垒起来的/流浪的心/就在茅屋里歇息/三间茅屋/胜过/广厦千万间[详细]
齐鲁网 2016-11-03

房义军诗歌:残缺的世界

我的世界 只有一种最原始最纯净的色彩/ 眼不见为净/面对阳光灿烂的日子 面对花花绿绿的世界/ 我心静如水/ 面对嘲笑的目光 面对怜悯的目...[详细]
齐鲁网 2016-11-03

房义军诗歌:家有贤妻

思想牵引着触须/小心翼翼地/伸向你/就像猫/但不像猫那样乖[详细]
齐鲁网 2016-11-0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我找到了父亲的档案

在为父亲写完简略传记后,我的心中点燃了一垄篝火。父亲去世这么多年,轶闻趣事仍广为流传,作子女的有责任、有义务进行搜集、整理。[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我记忆中的父亲

人们常说“三生两岁,恍惚记事。”我记忆中的父亲高额耸鼻,双目迥然有神。我什么时候有了对父亲的印象,已经记不清了。因有些事是第一次,...[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我的父亲 我的诗

幼年丧父是我永久的痛,父亲的去世给了我很大的打击。但我终于挺过来了,因为父亲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痛苦、悲伤,更多的是荣耀和力量。我的...[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孙子孙女眼中的爷爷

我的大侄子,叫房海岫,1974年出生,1997年8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在聊城市委办公室工作。他是父亲唯一见过而又非常喜爱的长孙,...[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