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我记忆中的父亲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4 15:47:10

才如湖海文始壮,腹有诗书气自华。

“才如湖海文始壮,腹有诗书气自华。”

人们常说“三生两岁,恍惚记事。”我记忆中的父亲高额耸鼻,双目迥然有神。我什么时候有了对父亲的印象,已经记不清了。因有些事是第一次,所以印象深刻。

第一次喝茶水:我们家靠黄河,小伙伴们常去挖胶泥捏成“土阿屋”摔着玩。有一次我挖了很多胶泥,弄得浑身都是泥水。回家后,父亲正在大门底下喝茶,看到我的狼狈样子,又疼又急,让我快喝茶水,我连喝两大口,立即又吐了出来,心里纳闷:天底下怎么有这么难喝的东西。

长大后,经常喝茶,并经常喝绿茶,才知道,喝茶是一门学问,是一种享受。

第一次喝酒:有一次家中来了客人,父亲拿出了茅台酒,说是外地学生回来送他的,并坚持让母亲和我各喝了一杯。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我喝酒的起点不低。因为我有两个很要好的同学,1994年开始经商,经过艰苦拼打,挣了钱。这年临近过年时,从外地出差回来,看到饭店里有一瓶茅台酒,一问价格,是160元。两人便商议,已经到了三十而立的年龄了,还没喝过茅台酒,狠狠心把这瓶酒买下喝了吧。一瓶酒正好倒四茶碗,一人两碗正好。

刚喝了一会,老板过来说:“这瓶酒是我去贵州时,亲戚送给我的,没舍得喝,我也没喝过茅台酒。这样吧,你们倒给我一茶碗,按120元算,我再加两个菜。”

第一次挨打:大约我五、六岁的时候,父亲领着人刨院里的榆树,中午吃饭是水饺。好像是因为我嫌水饺分的少,惹急了他,追到院子里按下我打屁股。我感觉不痛,有点奇怪,回头一瞧,他的架势拉的大着呢。母亲和姐姐边拉边吓唬,让我躲到邻居家。

一星期后,父亲回来给我说话,我不理,他唱着说“高高地举起,轻轻地放下,打在儿的身上,疼在爹的心上。”后来又给了我两毛钱仍然不理。直到晚上他当马,让我骑了一会才和解。

第一次见到好东西:我后邻居房燕哲大爷病危,父亲说:“燕哲哥这辈子拉巴了九个孩子,八子一女,真不容易。一辈子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临不行了,也见见什么是猴头、燕窝。”把学生从东北给他带回来的猴头、燕窝,做了碗汤送过去。

第一次生病:有一次,我感冒得很厉害,房鸿麟老师看到我后,问我怎么样,我说“想爹”。鸿麟老师问我:还有什么事么,我给俺叔叔说。我说愿吃猪头肉。后来父亲买了猪头肉回来,问我:“你是想爹啊,还是想猪头肉?”

父亲笑着对房鸿麟说:“人人都愿当爹,不愿当儿,好像当爹沾光似的,其实当儿很省心。有一农村老汉,穿戴很破旧,进了供销社只看不买。女售货员有点烦了,便问:‘大爷,你买什么东西?’老汉说:‘我要买的东西,你这里没有。’售货员说:‘这是百货商店,难道没有你需要买的东西?’老汉摇摇头说:‘没有,你这里货不全。’售货员问:‘你到底买什么?’老汉答:‘买爹。’售货员哭笑不得。恰逢经理出来,以为有光可沾,便说:‘你要的这个爹,进的货不多,已经卖完了。你看看我怎么样?’老汉左瞧右看,笑了,说:‘很好!很好!你开个票据吧。’经理不解,老汉告诉他:‘我是给俺孙子买的爹。你开个票据,我好回去交代。’”

第一次唱京剧:我小学时候,学校有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人人学唱样板戏,我在鱼山小学师生面前唱过《智取威虎山》中一段“我们是工农子弟兵”。房鸿麟老师告诉了父亲。父亲很高兴,有次我去徐屯三中时,非得让我在苏道明、周长山面前唱了一段才罢休,让我丢了一回丑。

我是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接触小说的,第一本书是《闪闪的红星》,以后就有了瘾。看过很多小说,如《林海雪原》、《烈火金刚》、《平原游击队》、《大刀记》等等。很多字不认识就隔过去,隔字猜意。因为徐屯三中有个图书室,所以去三中的次数就多起来。后来,又看了《西游记》和《水浒传》,不认识的字比认识的字还多。当时看到孙悟空吃人参果,便告诉父亲“人参(cān)果”多么神奇,父亲笑着说:“是人参(shēn)果。”

父亲非常爱下象棋,水平也很高,一般人他都要让一马或一炮。唯有严公毕老师与他旗鼓相当,不让子。我常常在旁边支招,父亲说:“下整盘棋不行,有的步还看的挺准。”

下象棋,父亲是我的老师。下军棋,我是他的老师。我们两个来军棋,开头工兵只能直行,后来我们小孩子来棋,兴工兵吃地雷可以拐弯。规则变了没告诉他。有一次下棋,我的工兵拐弯,他不让拐,两个人起了冲突。我就哭,他就急。母亲过来解围说:“以后不许下了。”

父亲对我们吃饭的“吃像”要求很严。我小时看到碗里有肉一类的好东西,总是先挑着吃。父亲批评我:“已经放到你碗里了,早晚都是你的,你慌么?”

我大哥叫房义民,他常常说:“父亲这辈子没少做了难。爷爷奶奶年老,母亲又小脚,我们都上学,全家这么多人,全靠他一个人的工资。特别是1961年取消供给制,只保留了我的非农业户口。刚等条件好点,又得了病。受了那么多罪,也没治好。”

“父亲的一生,我认为有几个闪光点。一是年轻时冒着杀头危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一生为之奋斗,永不叛党。二是为教育事业奋斗一生。他无论在那里教书,都教得很好;他从哪里当校长,都是‘名’校长。三是无论在什么政治高压下,都讲真话,不歪曲事实。四是当时农村不兴上学,凭‘工分’分粮食的年代,让我们都去学校读书。”

1963年,大哥从东阿一中初中毕业。当时,成绩一般的学生都是报考师范,成绩好的才报考高中。聊城一中是聊城最好的高中,能考进聊城一中的算得上“凤毛麟角”。大哥因学习成绩非常好,父亲让他报考了聊一。他也争气,果然考取了。但在聊一上了一段以后,大哥给父亲捎信,要求退学。父亲专门到了聊一,问其原因。大哥说:“咱家生活太难了,全家光靠你一个人的工资,我也不敢吃饱。人家考上师范的,公家管饭,还给助学金。我准备回去后,明年再考师范。”父亲说:“义民,你该吃饱就吃饱,不要考虑我作难。你只要肯上,我就不怕花钱供。”大哥这才安定下心来,学习成绩在聊一是数得着的。只可惜到1966年,临近高考一个月时,文化大革命来了。上大学,成了他的一个没能实现的梦。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我的父亲 我的诗

幼年丧父是我永久的痛,父亲的去世给了我很大的打击。但我终于挺过来了,因为父亲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痛苦、悲伤,更多的是荣耀和力量。我的...[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孙子孙女眼中的爷爷

我的大侄子,叫房海岫,1974年出生,1997年8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在聊城市委办公室工作。他是父亲唯一见过而又非常喜爱的长孙,...[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人们记忆中的父亲

萌生了为父亲写传记的想法后。我走访了很多父亲的同事和他的学生。我说明想法后,他们极力赞成,认为很有意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让他替爹站会儿

第一次挨批斗,父亲很不习惯。批完后蹲在地上不起来。别人问他“干什么?”父亲很不自然地说:“丢脸了,丢脸了,找脸。”[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清明时节 既要插柳也要插笔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只剩下一种爱,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无论一个人善良也罢,恶毒也罢,即使不忠不孝,但对子女的爱却是无私的,这种爱非...[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母亲有三大绝技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对于母亲,我认为是“三无一高”,有“三大绝技”。[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名师是这样炼成的

1952年秋,刘子赢受王宪武的委托,请父亲去东阿中学任教。[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刚性与胸怀

毛主席语录: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长眠于鱼山与三中之间

父亲去世后,因为棺材的事作了难。村里有个热心人为父亲准备了木材棺,但父亲临终前要求水泥棺,这时候,显出了母亲的坚强,她说:“老头子...[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幽默

父亲笑话最多的两个时期:一是文化大革命;二是患了重病至逝世。这是他生命最后的十年,也是他人生最艰苦的岁月。我想主要原因是这一段时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三件宝

“房燕卫三件宝,烟叶、酒壶、小皮袄”,这是父亲给自己编的顺口溜。[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人格魅力

父亲去世时,我还是少不更事的孩子,真正地感受父亲的人格魅力却是在他去世多年后。[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不仅仅是东阿的阿凡提

我手头有两张父亲的遗像:一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姿勃发;一张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满脸沧桑。面对照片,我有两个疑问:一是他为什么十...[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