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人们记忆中的父亲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4 15:30:10

萌生了为父亲写传记的想法后。我走访了很多父亲的同事和他的学生。我说明想法后,他们极力赞成,认为很有意义。

孙西峰叔叔是第一个要拜访的对象。他1959-1970年在杨柳中学、徐屯三中与父亲共事,曾任东阿三中教导主任,与父亲有很深厚的友谊。特别是“文革”期间,他是徐屯三中二号“当权派”,与父亲是两个最主要的批斗对象。

第一次见到西峰叔叔,他就召集了曾在徐屯三中上过学的孟昭平(原东阿县文化局局长)、张传良(原东阿县成人中专校长)、刘义俊(原东阿县水产局局长)共同回忆与父亲一起工作、学习的日子。又两次和我去聊城与在聊城市的徐屯三中部分师生聚会。并专门写了一篇《和兄长房燕卫共同工作的岁月》,文章的结尾赋诗一首:

人处生死两茫茫    携手十年度时光

不忘老兄手足情    更念晚辈写华章

告慰逝者在天灵    鞭策后者向前闯

继承先人革命志    一代更比一代强

第二个要拜访的对象是于学泗叔叔。父亲在东阿一中与他共管教务工作。我们爷俩也谈了很多次,成了忘年交。他提供的资料,我已经穿插在前面文字中。

当然下步要拜访的是父亲的“四大弟子”。即徐屯三中的四位名师,曹可学、曹洪岱、于召元、姜征亮。他们给我提供了很多宝贵的资料。只可惜曹可学老师已经年迈,幸好他的儿子曹传喜是个文化人,知悉一些事情,写了《走不完的人生路》一文。其中,介绍了曹可学老师与父亲的交往和友谊,文笔很好。

于召元老师详细的介绍了父亲的往事,写了《回忆房校长二、三事》。又把原来珍藏的照片送给我,自己留了影印件。2013年春天,他从聊城刚做完白内障手术,回来后立即看望我母亲。我很感动,他也是80多岁的老人了。

原聊城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聊城市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荣向林先生,是父亲的学生,当我向他提出因为父亲写传记,想拜访他时,他爽快地答应了。

2012年9月16日,荣向林召集了在聊城知名度比较高的徐屯三中学生王安泽、刘万起、姚绪智、赵学增、翟新元、李东月、刘光伦,共聚一堂,一起回忆了在徐屯三中的学习、生活的日子。

父亲那首“凤还是凤来鸡还是鸡”那首诗,就是原聊城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王安泽先生当场提供并进行解读的。父亲“修里不修外”就是原聊城市交巡警支队副支队长刘万起说起的。喝酒时,刘万起强烈要求给他提供机会,做一次东,并把孙西峰老师请来。后来果有此行,刘万起又把白书贞、朱凤英老师请来。

在这里插个花絮吧,我与刘万起是1990年认识的。当时聊城市人事局组织各县外出学习,我有幸参加。途径安徽省屯溪市,那里有解放军二炮的一个基地。阳谷县的李方学主任曾在此当过兵,在他的提议下,我们全体便去拜访。

到时,已近黄昏。晚餐时,才知聊城8个县市都有该部队基地任职的。记得东阿县有个级别比较高的首长,是副师长程绪仁,另两个就是团级政治处主任刘志成、后勤处主任刘万起。刘万起嗓门高、性子急,酒桌上一直是主角,经常喝酒喝得热火朝天,激情澎湃。

敬酒中,才得知他是徐屯三中七级学生,也就是1964年至1967年在三中学习。当我问他是否认识房燕卫时,他很激动地说:“他是我们校长啊!校长啊!房校长人很好,我对他感情很深。”当他知道我是房燕卫的孩子时,说:“小房,你以后要带着家人来玩,过了长江,你什么都不用管了。”在了解到我们的行程计划后,他又专门赶赴南京部队招待所,恶狠狠地用酒把我们“淹”了一回。

第二次与他见面是2000年,我单位新买了车去聊城市交巡警支队挂牌子,他是副队长。中午吃饭时安排了两桌,领导人一桌,司机和工作人员一桌。刘万起说:“把小房喊来,我是他父亲的学生。”后来还有几次,每次都玩得很好。

据师生们介绍:刘万起在徐屯三中时是班干部,“文革”时很积极,很上进。

原东阿县图书馆馆长张方文,是国家一级作家,他是我文学上的老师。我们亦师亦友,虽然他年龄比我大了很多,但因为他在东阿一中上学时是父亲学生的缘故,他见了我都以兄弟相称,而比我年龄大的文友在他面前都自称晚辈。

2012年秋天,我去看望他时,他问我最近在写什么,我告诉他想为父亲写本自传,他非常高兴,非常支持。

过了一段,张方文老师让人告诉我,他写了一篇纪念文章--《燕卫老师》,并已让他的孩子打印好。我非常感动,不仅是因为他写的文章文采飞扬,更重要的是,他前几年曾做过大手术,现在说话、吃东西都非常困难,低头都不行,只能仰着脖子。我真不敢想象,几千字的华章他是如何写出的。文章的结尾是这样写的:

燕卫老师的《地理》课贯穿古今、跨越时空,既有古代、近代、当代史知识,又有政治、经济、文化、思想教育乃至体育、娱乐……方方面面的内容,既广博丰富,又浅显易懂、上口好记,弄得人人都喜欢。就连我这个上课最爱摆咕的人也变成了最守规距的好学生。燕卫老师把一门无足轻重的副课,讲成了人人重视的“主课”。但是,他绝对不跟别的学科争时间。当堂上课,当堂完成作业,课后不留任何负担,又让你学得会、记得牢,考试时不用复习也能考个好成绩。如今我都73岁了,1958年前跟燕卫老师学的地理知识,到如今仍然记忆犹新,使我一生受用不尽……

前一段,我拜访了原东阿县检察院检察长周庆森。他今年75岁,近几年患了一种病,记忆力很差,很多和他很熟悉的人和事都想不起来,反复一句话:“这个名字我熟,就是我记不起来了”,自己的一家人也往往记错,但骑自行车、上下楼、走路都不碍事。去聊城、济南多次做过磁共振、脑电图都察不明原因,怀疑是右前脑供血不足或脑萎缩或老年痴呆的前兆。

我与他交谈时,他很苦恼:“在街上很多人都给我打招呼,我都不知是谁。有的人说我官大了有架子,也有80多岁的人嫌我不主动和他们说话。”

我问他:“我是谁?”他说:“你、你、你是房燕卫老师的孩子。”我又问:“房燕卫是谁?”他说:“他是咱南边的三个圣人之一。我在一中上学时的班主任。那时候学生和老师的感情像一家人一样。我原来在鱼山完小教书时,常常去找他。1976年,房老师去济南看病时,来和我见了一面,我当时在县纪委工作,在我这里吃的饭,吃的是面条。”

喜事连连。

我拜访周庆森检察长时,请上了原东阿县人事局副局长王继农。王继农是我最为钦佩的领导,他的胸怀,他的人生观,他对事业的积极追求和对生活的淡然平和,让我深受启迪。我们曾经多次长谈,交流对社会的看法。

当他得知我为父亲写传记的事情后,说:“我虽然不是房校长的学生,但久仰老爷子的大名,一是因为我家是鱼山镇沙窝村,从小就听到老爷子的种种传说;二是我妻子的哥哥卢玉明是房校长的学生。他是姜楼镇柳林屯村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出版社社长(正师级)。玉明哥去徐屯三中上初中,找的就是房校长。因为我岳父也是老师,和房校长是熟人。玉明哥原来在东北上学,初二才转过来。玉明哥刚到徐屯三中时,学习、生活都不适应,房校长对他非常关心帮助,他进步很快,初中毕业时,他考上了聊城市第三中学高中部。那时,聊城市第三中学非常有名,是全市的重点学校,当时说进了聊城三中就算大半身子进了大学校门。玉明哥曾多次提到房校长,我是否跟他联系一下,让他作为在部队学生的代表写点东西。”当我表示感谢后,王继农当天就与卢玉明进行了联系,卢玉明有病住院,但表示要亲自写点东西。几天后,他寄来了一些材料。在材料中,卢玉明这样写道:

我是房燕卫校长的学生,东阿三中1964年初中毕业考入聊城三中,“文革”中停止高考,即参军入伍。房校长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回想当年,他那可敬的笑容仍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他为人正直,和蔼可亲;他胸怀宽阔,心地善良;他包容幽默,乐观向上;他作风深入,生活俭朴;他关心教师,爱护学生,治学严谨,治校有方,培养出了很多优秀人才,桃李满天,硕果累累。我的成长是与房校长的教诲和人格品德的影响分不开的,使我终身受益,终生难忘。希望房校长的优良作风、代代相传!

孟广顺,鱼山镇司庄村人,在东阿三中毕业后,参加了原铁道兵部队。曾任中铁十六局集团公司董事会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中铁二十一局副总经理,北京市秘书学会理事,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副秘书长,1992年加入中国作协。现为中铁二十一局党委书记,《中外新闻·新闻调查》记者。在从事文学创作的同时,他还致力于传统文化和《周易》及预测学研究,取得突出成就,先后应邀到北大哲学系等大专院校讲课,被国内外多个商业机构聘为咨询顾问。

2014年5月,孟广顺回家探亲时,我有幸与他聚在了一起,他得知我正在为父亲写传记时,他表示作为父亲的学生,也有义务为本书写几句话。他思索片刻,写下以下诗句:

燕子西南飞,房前无故人。

问卜存憾事,始觉师恩深。

原鱼山学区校长周良田,鱼山镇周井村人,是父亲的学生。据他的儿子周长振介绍:“房校长去世后,我父亲经常说,我又梦见房老师了。”周长振劝他:“因为你和房校长的关系太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梦见他是正常的,时间长了就好了。”

前几年,周良田患了重病,一直向家里人念叨:“我又梦见房校长了,我们得的是一样的病。”

原河南省台前县人大财经委主任郭怀普,古体诗写的非常好,在聊城市很有名气。他1955-1958年在东阿一中读书,父亲是他的班主任。他专门写了纪念文章《怀念房燕卫老师》和怀念父亲的诗词:

祭恩师房燕卫先生

暌阔尊前久怅惶,浮华障眼愧门墙。

飞花有日传春讯,鱼雁无从问寿康。

半纪忧思徒破梦,千番风雨际红羊。

迟来望冢三嗟叹,夜夜南天读感伤。

旷日春秋五十年,黉宫知遇庆逢缘。

至纯至朴为师道,唯实唯真治学篇。

腹有宏才传弟子,心怀大义助贫寒。

回头不见和颜永,且把青词作纸钱。

秋风墓草两凄其,百唤尊前已觉迟。

梦里慈颜升暖日,耳边笑语闪春霓。

坦然劫难豪雄魄,快意恩仇忧乐棋。

敢向死神幽一默,襟怀磊落是吾师。

风卷寒云秋日深,小楼遥望拜师尊。

边关远去三千里,白首归来两世人。

每忆教鞭挥日月,常怀笑爽对艰辛。

铺笺欲告些些事,依是当年那份真。

雨打梧桐泪湿秋,梦回赤马痛难收。

诗敲降帐聆箴语,酒祭仙乡拜圣丘。

百问长河崖上浪,三询墓草世间愁。

吾师去也无寻处,十月风高独上楼。

六  满江红

万里寒秋,鲛绡透,伤怀九月。漫屈指、卌年追远,恩师驾鹤。一世英名传万古,经年汗血滋黉业。智光耀,故里唤人龙,堪碑碣。   溯宏志,青春血;驱日寇,心何烈。抵倭文,黑水白山曾越。为国育才终践志,风尘孰料红羊劫。纵是铁,耐得几消磨,悲悲切。

窦愈之老师是全国模范班主任,山东省优秀教师,他是我高中时的语文老师,学养深厚。1962年从东阿一中下放到徐屯三中。他刚到三中时,很有情绪,生活不适应,父亲对他很关心,他对父亲非常赞赏。他写的诗如下:

龙赞

—纪念房燕卫校长逝世36周年

东阿祥云舞三龙,燕卫宪武刘子赢。

机智聪慧三人备,房君独擅庄谐风。

幽默风趣含箴言,诙谐戏谑寓理情。

嘻谈笑骂深沉意,讽喻针砭入木钉。

警世醒人连妙语,振聋发聩似雷霆。

托日园丁卅三秋,粉笔生涯苦作舟。

一身师表是世范,两袖雅风为人讴。

继晷焚膏三更月,尊师爱生孺子牛。

传业解惑术精湛,授课化愚似鲁邹。

笔耕舌耘甘霖洒,桃李飘香荣九州。

一生坎坷历沉浮,风云变幻意踌躇。

才华横溢励行志,厚德博学乃大儒。

仁慈和善春阳暖,襟怀坦荡正气抒。

罹黜沉冤谤恶狂,笑坐牛棚观云舒。

爱憎分明青白眼,铁骨铮铮昂头颅。

鱼山文化溯建安,曹植诗赋灿鱼山。

公入庠序咏白马,立志许国惠故园。

光前裕后风化茂,龙翔紫气续新篇。

讵料中道骑鲸去,事业未竟降征帆。

音容杳杳云天外,嗟乎何年化鹤还!

山青水绿留芳迹,月冷星寒魂寂寂。

浪披缟素黄河哀,石聚清泪鱼山戚。

衰草凝霜云惨淡,黄叶卷地风凄凄。

桃李敛容月摧眉,松柏垂首鹃啼悕。

龙隐云天德流芳,泽惠乡梓拟甘棠。

满腔热血化春雨,一片丹心日月光。

精神长青百代传,业绩永存汗竹香。

薄醪酹地慰君魂,喜看今日国运昌。

巍巍鱼山凤凰舞,滔滔黄河金龙翔。

宋广策,铜城镇孙道口村人,1933年生人。最初在香山接受私塾教育,1950-1952年在香山小学读书。1960-1971年在单庄信用社工作,期间认识了我父亲,对我父亲很是敬仰。他听说我再为父亲写传记后,专门找到我,和我交流。他认为,像父亲这样的当地名人,应该有“像赞”( 为人物画像或人的相貌所作的赞辞),像赞的内容为“阳刚志士  德才两齐  光明磊落  师表可誉  中正名师”。并专门为父亲写了一组诗:

纪念房燕卫先生

其一

鱼山相靠河水间    灵气钟秀育哲贤

风雷正气阳刚正    明德修齐做典范

留有箴言传下代    书写秒章为至言

传经送宝不辞苦    路途风霜只等闲

其二

此生正气冲霄汉    智训桃李满中原

品端行善做师表    德高望重为指南

浩劫遭斗三中玉    文革被批水中莲

颂为龙虎何其过    教为己任望木穿

其三

执教育人数十春    满腔热血献丹心

诙谐潇洒此生乐    真诚忠厚明哲人

烈火焚身留清白    金经锻后体更纯

精明灵活豪气壮    胆识慷慨令人尊

其四

浩然正气贯斗牛    志冲霄汉护清修

振聋发聩做指南    讲仁述道从不休

定静虑得传道义    孝悌忠信礼节周

洁身不染清风袖    遇事秉公不同流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让他替爹站会儿

第一次挨批斗,父亲很不习惯。批完后蹲在地上不起来。别人问他“干什么?”父亲很不自然地说:“丢脸了,丢脸了,找脸。”[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清明时节 既要插柳也要插笔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只剩下一种爱,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无论一个人善良也罢,恶毒也罢,即使不忠不孝,但对子女的爱却是无私的,这种爱非...[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母亲有三大绝技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对于母亲,我认为是“三无一高”,有“三大绝技”。[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名师是这样炼成的

1952年秋,刘子赢受王宪武的委托,请父亲去东阿中学任教。[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刚性与胸怀

毛主席语录: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长眠于鱼山与三中之间

父亲去世后,因为棺材的事作了难。村里有个热心人为父亲准备了木材棺,但父亲临终前要求水泥棺,这时候,显出了母亲的坚强,她说:“老头子...[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幽默

父亲笑话最多的两个时期:一是文化大革命;二是患了重病至逝世。这是他生命最后的十年,也是他人生最艰苦的岁月。我想主要原因是这一段时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三件宝

“房燕卫三件宝,烟叶、酒壶、小皮袄”,这是父亲给自己编的顺口溜。[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人格魅力

父亲去世时,我还是少不更事的孩子,真正地感受父亲的人格魅力却是在他去世多年后。[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不仅仅是东阿的阿凡提

我手头有两张父亲的遗像:一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姿勃发;一张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满脸沧桑。面对照片,我有两个疑问:一是他为什么十...[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房燕卫先生诗三首

兴势的狸猫欢似虎,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有朝一日东山起,凤还是凤来鸡还是鸡。[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鱼山文化和《我的父亲 我的诗》

东阿鱼山,我去过三次,第一次是朋友陪我去,第二次是我陪太太去,第三次是我和太太陪孩子去,去的目的不仅是登山,更是去看曹植墓,远眺黄...[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永存是最好的致敬

首先我想说,我很荣幸。荣幸获读此书,荣幸在书中与这样一位值得世人尊敬的老人相识、受教,荣幸为此书写下此文,虽羞愧于自己的才疏学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