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让他替爹站会儿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4 15:25:10

1

第一次挨批斗,父亲很不习惯。批完后蹲在地上不起来。别人问他“干什么?”父亲很不自然地说:“丢脸了,丢脸了,找脸。”

还有一个说法,父亲曾在单庄(当时公社驻地)集上遭过一次批斗。赶集的人很多,父亲感觉很丢脸。后来,父亲“站出来”后,专门去单庄赶了次集,说是去“找脸”。

父亲最出名的“让儿替爹站会儿”的笑话就是在这时期形成的。

父亲被批斗时,都是带着高帽,挂着牌子。脖颈因为常坠重牌,疼痛难忍,如果仰仰脖子就会好受一点。有一次,父亲实在撑不住了,就抬起头来,向台下俯视。被喝问:“看什么?”父亲说:“我看看俺根生来了吗,我拉巴他长大也不容易,让他替爹站会儿。”

其实,大哥那时在聊城一中上学,根本不在徐屯三中。

这一期间,父亲流传了大量的笑话:

笑话一:有一次,集合了很多人,准备批斗父亲。父亲一看大势不好,来势凶猛。便说:“我要去厕所。”后来久等不来,便派人去寻。

回来后,父亲解释说:“我解大手,忘了带手纸,便等着头顶的杨树叶飘过来,等啊等啊,好不容易等着一叶。一用手抠,烂了,弄了一手屎。一甩胳膊,又把手碰破了。我寻思不能臭了咱红卫兵小将们,便没及时回来。”师生哄笑,没斗成。

笑话二:破四旧时,有几个造反派指着父亲说:“你就是四旧,你就是四旧。”父亲连连答应:“是,是。”

批斗完后,父亲对同被挨批斗的孙西峰说:“今天,我又喜又气,又愁又忧。喜的是,这几个孩子都喊我四舅,气的是对四舅不友好,愁的是我姐夫秦承运的这几个孩子不姓秦,忧的是我排行老二,这几个孩子不识数,不喊二舅喊四舅。”

笑话三:有时父亲用“绕口令”,弄得笑声一片。造反派让父亲跟着喊口号,造反派:“打倒房燕卫”,父亲:“打倒房燕卫”。造反派:“我是牛鬼蛇神”,父亲:“你是牛鬼蛇神”。造反派:“你是牛鬼蛇神”,父亲:“你是牛鬼蛇神”。

笑话四:一个造反派挥臂高呼,“打到反革命房燕卫”,父亲喊“打到房燕卫”。造反派嫌父亲喊的不全,父亲说:“我不是反革命。”

笑话五:有人揭发,父亲曾说过某某人最可靠,批斗时,造反派逼着父亲老实交代到底谁最可靠。可惜父亲认为他说谁最可靠,这个人也得挨批斗。开始不肯承认,逼得实在没办法,父亲只好说:“我说过,上边毛主席最可靠,下边人民群众最可靠。”造反派仍逼他说具体到人,父亲最后低头认罪:“我说具体人吧,老师中史赋最可靠,学生中你最可靠。”

笑话六:有一个初一的学生,很积极。批斗的时候,很多的词语用的不准确,父亲抬起头说:“你新来乍到,摸不着锅灶,发的什么言?”

有的学生在批斗会上念错字。如把 “刽子手”念成了“会子手”,“负隅顽抗”念成了“负偶顽抗”。父亲质问曹可学:“你这语文老师怎么教的?”

父亲有时去看大字报,还常常评论,哪篇好,哪篇差,哪篇字好,哪篇内容好,哪些逻辑性强,谁是写文章的好料子,还常常改错别字。别的老师说他不要多事,他说:“打倒可以打倒,知识上不能潦草。”

史赋写了一篇题为“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的大字报,下面是自己的署名。父亲看后,笑了起来,大声一口气念下来“打到中国的赫鲁晓夫史赋”。

笑话七:批斗时,父亲直直腰,红卫兵都不愿意。父亲只好急中生智,站起来拿着红宝书,走到孙西峰老师跟前,用红宝书敲敲孙西峰老师的头说:“你老实交代。”然后伸手按按孙西峰的脖子,孙西峰也趁机抬起头,仰仰脖子,两人都休息一下。

笑话八:有一次,父亲累的实在不行了,当听到“打倒房燕卫”的口号时,趁机倒在地上,红卫兵问父亲:“又没人动你,你倒什么?”父亲说:“红卫兵小将们都说了要打倒我了,我要不倒,多不合适。”

笑话九:除了批斗外,父亲还要进行劳动改造,有一次,父亲身边的学生是曹洪兴,父亲悄悄地说:“洪兴,给我张好使的锨。”

笑话十:有一次,一女生撇腔拿调地用普通话说:“红卫兵小将们,批斗走资派房燕卫大会,现在开始!”刚说到这里,台下一学生用泥块投在她的脸上。她下意识地用手一捂脸,随即用本地方言骂起来:“哎吆,哪个王八儿砸你姑奶奶。”

当然,很多师生是中间派。一则大字报是这样讽刺那些在运动中没主见的人:“一头小驴,左边一捆草,右边一捆草,不知先吃哪边好,最后饿死了。”

父亲被关押期间,王安泽(原聊城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与几个同学去看望,问:“房校长,感觉如何?”父亲笑着说:

兴势的狸猫欢似虎,

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有朝一日东山起,

凤还是凤来鸡还是鸡。

从这首打油诗中,可以看出父亲的文字水平还是很高的。狸猫是指野猫,兴势不说得势,欢似虎不说雄(凶)似虎,落水不说落地。仔细琢磨琢磨,很有韵味。

对这首诗王安泽是这样解读的:“房校长,其实是用一种幽默的话来说明这种局面一定会结束,一定会还原一个人历史清白的。当时斗他时就有人说他想翻案,说他想东山再起,其实房校长想表达的是他还是对社会充满信心的。”

因为这首诗,有人说父亲不服气,想翻案,想东山再起,又恶狠狠地斗了他一次。

周长山和苏道明去看望父亲,闲聊间父亲忽然问了他们一句:“你们说小米和高粱米都是米吗?是同宗吗?”把两人问的一怔,父亲笑着说;“我在编打油诗,给你们念念。”

山中(三中)二亩地

种了二亩粮

一亩种谷子

一亩种高粱

测也不用测

量也不用量

粗也不一样粗

长也不一样长

谷子耷拉头

高粱头高昂

谷子含羞怕人见

高粱一挺撞天堂

米是黄金米

粱非粮中良

锣鼓一敲响

猴子也称王

念完父亲看着两人,周、苏只是觉得这首打油诗很形象很有意思。和父亲一起被关押的孙西峰老师听了,笑道;“高粱处处示强,一味挣高,却不是什么好粮食。”

当时有几个造反派为了整父亲的材料,要去黄河南岸的尹村调查我姑姑、姑父的情况。当时划船摆渡的是我家后邻居房广新。开始,房广新并不知道他们过河去干什么,后来在船上听到造反派聊天时,才知道事情原委。房广新调转船头,把船又划回北岸,将造反派都撵下了船。

造反派不仅在徐屯三中开会批斗父亲,有时还押着父亲去邻近村开批斗会。他们押着父亲去徐屯村时,乡亲们见要批斗的是父亲,说:“你们在学校斗房校长我们管不着,可要想在我们村斗房校长,没门!”不由分说,把他们都轰了出来。造反派没办法,又押着父亲来到周庄,结果又被村民撵出来。

尽管在“文化大革命”这场暴风雨中父亲遭受到了打击,可仍然出了这么多的趣事和笑话。在外地,当权派只有规规矩矩挨批、挨斗的份,哪敢再闹什么笑话,看来徐屯三中相对外部激烈的斗争环境而言,还是比较平稳的。

作为后辈,我有一颗感恩的心来看待这段历史。一是感谢徐屯三中善良的师生们,是他们保护了父亲,与父亲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二是感谢三中附近的村民,他们虽然没有文化,但他们用最淳朴原始的感情铸成了保护父亲的铜墙铁壁,造反派带着父亲去附村近批斗时,多次被老百姓撵了出来。更要感谢的是那些批斗父亲的人,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运动来了,谁也无法超脱,总要有人站出来。他们也是受害者,感谢他们没有对父亲造成致命的伤害,只是文斗,没有真正的武斗。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清明时节 既要插柳也要插笔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只剩下一种爱,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无论一个人善良也罢,恶毒也罢,即使不忠不孝,但对子女的爱却是无私的,这种爱非...[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母亲有三大绝技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对于母亲,我认为是“三无一高”,有“三大绝技”。[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名师是这样炼成的

1952年秋,刘子赢受王宪武的委托,请父亲去东阿中学任教。[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刚性与胸怀

毛主席语录: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长眠于鱼山与三中之间

父亲去世后,因为棺材的事作了难。村里有个热心人为父亲准备了木材棺,但父亲临终前要求水泥棺,这时候,显出了母亲的坚强,她说:“老头子...[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幽默

父亲笑话最多的两个时期:一是文化大革命;二是患了重病至逝世。这是他生命最后的十年,也是他人生最艰苦的岁月。我想主要原因是这一段时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三件宝

“房燕卫三件宝,烟叶、酒壶、小皮袄”,这是父亲给自己编的顺口溜。[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人格魅力

父亲去世时,我还是少不更事的孩子,真正地感受父亲的人格魅力却是在他去世多年后。[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不仅仅是东阿的阿凡提

我手头有两张父亲的遗像:一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姿勃发;一张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满脸沧桑。面对照片,我有两个疑问:一是他为什么十...[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房燕卫先生诗三首

兴势的狸猫欢似虎,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有朝一日东山起,凤还是凤来鸡还是鸡。[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鱼山文化和《我的父亲 我的诗》

东阿鱼山,我去过三次,第一次是朋友陪我去,第二次是我陪太太去,第三次是我和太太陪孩子去,去的目的不仅是登山,更是去看曹植墓,远眺黄...[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永存是最好的致敬

首先我想说,我很荣幸。荣幸获读此书,荣幸在书中与这样一位值得世人尊敬的老人相识、受教,荣幸为此书写下此文,虽羞愧于自己的才疏学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曲父亲的赞歌 一座名师的丰碑 

山东有才子,七步诗成章。鲁西有名山,泰山余西麓。此一人、一山就是东阿王曹植与东阿鱼山。自三国以来,东阿因鱼山而闻名,鱼山又因曹植而...[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