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清明时节 既要插柳也要插笔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4 15:17:10

父亲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照片(摄于东阿三中)

房燕卫先生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照片(摄于东阿三中)

今天天气真好  天空下着雨

父亲  我来看你

我知道我不来  

你也不会生气

我为你带来一壶白酒

愿你的魂灵能得到安宁

我为你焚烧纸钱

我知道纸钱是虚无的东西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只剩下一种爱,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无论一个人善良也罢,恶毒也罢,即使不忠不孝,但对子女的爱却是无私的,这种爱非常博大,不求回报。有句俗话:“老的疼小的没空,小的疼老的没门”,我以为这句话上半句是正确的。不仅仅是人类,即使动物世界也是如此,因此有“虎毒不食子”之说。看来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本能的,是地老天荒的。

有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对一个人上溯问根的话,一般是知道爸爸的名字、爷爷的名字,知道老爷爷的名字、老老爷爷的名字就很少了。如果再知悉姓氏起源、根系何处、家族变迁、宗络承脉,就凤毛麟角了。若问问先贤有何功名业绩,更是茫然四顾、不知所云。回去查查家谱吧(家中有谱的也不多),家谱上不外乎是本族来历、各院分支,其实基本就是罗列了一串串名字。

我们房家有《房氏族谱》,因为太庞杂,查看起来很不方便。为了理清世系关系,宗络承继,在《房氏族谱》基础上,我按直系血缘关系编了个小家谱。小家谱分两部分,一是以父亲为起点上溯先祖;二是以父亲为根后续家人。

现在经济条件越来越好,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大人们含辛茹苦,小孩们养尊处优。特别是独生子女家庭,更出现了一个小孩四个老人、两个大人宠爱的情况。孩子们不再愁车、愁房、愁吃穿,应有俱有。等老人过世后,偌大的家业就留在了一个孩子手里。其实老人给孩子留下一笔物质财富无可非议,但我感觉更应该留下一笔精神财富。房子谁住也是住,早晚得坍塌,钱放在银行里,谁花也是花,财富多了往往是祸患。还是林则徐说的好:“子孙不如我,留钱作何用?愚且多财,愈增其过;子孙若如我,留钱作何用?贤而多财,徒损其志。”

关于历史资料的问题我深有感触,我曾编写过《鱼山村志》,也起意为父亲写传记。但实施起来,却那么多困难,做为鱼山有曹植梵呗,人杰地灵,是风水宝地,但真正的资料却极度匮乏,父亲做为一代名人,其轶闻趣事口口相传,但他工作过的徐屯三中(徐屯),因逐步改名、合并,现在三中的资料已近湮灭,只能靠一些健在的师生来佐证。

中国是一个感恩父母的民族,无论父母如何,子女都感觉父母伟大,但伟大到何处,却又说不上来。其实也不能怪孩子,关键是先贤们没有留下丰富的文字记载。我们注重的是历史传统文化教育,几岁孩子就背唐诗宋词,让孩子看各种名著,忽视的是家庭文化教育。各家的家史基本都是一片空白,没有留下文字,让孩子记什么呢?因此,我认为,每个人应该为孩子留下一笔精神财富。

精神财富包括哪些方面呢?一方面是形象财富、行为财富,给孩子留下一个好的口碑,用自身的言行潜移默化让孩子学会做人,懂得做人的道理。二是文字财富,有家史、志书、传记一类的东西传承。

人类文明的传承不是靠权势,不是靠金钱,而是靠文字。文字是人类传承文明最粗壮最坚韧的链条,浩瀚的历史,皇权贵族也罢,草民小人也罢,忠臣也罢,奸臣也罢,正义也罢,邪恶也罢,《春秋》、《史记》、唐诗宋词,不外乎是用文字流传。扯远了,扯远了,还是回到老百姓最简单的问题上来吧,每个人都有责任,有义务为后人们留下一点文字的东西。简简单单的几本文字,在后人眼里比名人的书画还要珍贵。

基本上人人都会写字,基本上人人都不爱写字。一个单位里,安排干点具体活,人人踊跃,一安排写点材料,往往怵头。其实一开始上学就学的写字,为什么离开学校,对文字有这么大的仇恨、那么远了呢?其实我说的文字也很简单,将自己的经历,将自己的感悟,将自己感觉美好的东西记载下来,可以是日记,也可以是周记,也可以是月记,甚至是年记。如果长期积累下来,编印成册就是一生的传记。我们这代人,有三重责任:一是为先人们写传记,二是自己的记忆,三是从品行上教育孩子。那是多么壮观的场面啊,一家家积累起来就是一个展览馆,一个地域堆积起来就是一座天山,比喜马拉雅山还要高,巍巍峨峨,令人仰止,比江河还要长,洋洋洒洒,滔滔不绝。千古墨香,浸透了人们的心灵,灿烂的文字,照亮了历史的天空。有钱有精神的,传钱传精神,有钱无精神的传钱,有精神无钱的传精神,无钱无精神的——“真传”。县志云:人和事兴。盛世修志。我以为,家史家志,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我的女儿也大了,我喝着她送我的酒,想想我已五十岁了,五十岁应该悟出一点道理。有女无儿的,嫁了他人,当辈可以,以后就难说了。有儿的,好儿子志在四方,有的远行,有的出国,很难说叶落归根,以什么为念想呢?曾有游子带家乡一捧土之说,如果老人有文字留下,何不带走一本“书”呢?那是家中无“书”的悲哀。清明节到了,后人要为先人扫墓,也不外乎是为父亲、爷爷一辈扫墓,老爷爷以上的墓谁知何处。历史的文化已成黄土,堆积在我们脚下。如果扫墓回来,家中如有家史文字珍藏,全家人梵香浴衣,怀着朝圣的心,读读一辈辈先贤们的传记,该是多么好的缅怀先贤们的事啊。古时有个叫杜牧的老头,写了一首诗: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祭拜先人,却喝起酒来了,不好,我改为: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祭祖何处去,《传记》里面有真人。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母亲有三大绝技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对于母亲,我认为是“三无一高”,有“三大绝技”。[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名师是这样炼成的

1952年秋,刘子赢受王宪武的委托,请父亲去东阿中学任教。[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刚性与胸怀

毛主席语录: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长眠于鱼山与三中之间

父亲去世后,因为棺材的事作了难。村里有个热心人为父亲准备了木材棺,但父亲临终前要求水泥棺,这时候,显出了母亲的坚强,她说:“老头子...[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幽默

父亲笑话最多的两个时期:一是文化大革命;二是患了重病至逝世。这是他生命最后的十年,也是他人生最艰苦的岁月。我想主要原因是这一段时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三件宝

“房燕卫三件宝,烟叶、酒壶、小皮袄”,这是父亲给自己编的顺口溜。[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人格魅力

父亲去世时,我还是少不更事的孩子,真正地感受父亲的人格魅力却是在他去世多年后。[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不仅仅是东阿的阿凡提

我手头有两张父亲的遗像:一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姿勃发;一张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满脸沧桑。面对照片,我有两个疑问:一是他为什么十...[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房燕卫先生诗三首

兴势的狸猫欢似虎,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有朝一日东山起,凤还是凤来鸡还是鸡。[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鱼山文化和《我的父亲 我的诗》

东阿鱼山,我去过三次,第一次是朋友陪我去,第二次是我陪太太去,第三次是我和太太陪孩子去,去的目的不仅是登山,更是去看曹植墓,远眺黄...[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永存是最好的致敬

首先我想说,我很荣幸。荣幸获读此书,荣幸在书中与这样一位值得世人尊敬的老人相识、受教,荣幸为此书写下此文,虽羞愧于自己的才疏学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曲父亲的赞歌 一座名师的丰碑 

山东有才子,七步诗成章。鲁西有名山,泰山余西麓。此一人、一山就是东阿王曹植与东阿鱼山。自三国以来,东阿因鱼山而闻名,鱼山又因曹植而...[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续薪于田野 传火在乡村

目光炯炯,深邃而带富有有智慧;面容清癯,刚毅而充满自信;棱角分明,端正而充盈天地正气。他,就是房燕卫先生。[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