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母亲有三大绝技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4 15:06:10

母亲近照(摄于2016年,94岁)

母亲近照(摄于2016年,94岁)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对于母亲,我认为是“三无一高”,有“三大绝技”。

“三无”,一是无名字。旧社会妇女只有姓没有名字。因此,母亲户口本和身份证上的名字一直是“房刘氏”。父亲档案里有的表格中简称“刘氏”。回侯庄时,别人也只是喊“老房家”。

不过,从父亲的档案中,我发现母亲的名字除大部分叫“刘氏”外,还曾叫过“刘淑青”和“刘素卿”。这大概是父亲为母亲起的名字,但未叫响。琢磨琢磨,“刘素卿”这个名字还怪有韵味哩!

二是无出生日期。说无出生日期不准确,人毕竟都有出生日期,只是不记得了。因我姥爷去世的早,姥姥是 “大跃进”那年挨饿投井死的。只是院里的一个老太太印象母亲的生日好像是秋季某个月带“四”的日子,是“初四”、“十四”、“二十四”,记不清了。

这就麻烦了,不能“逢四”就过生日。开头是不过,后来年纪大了,再不过做子女的不好说,只好选择了“九月九”老人节这一天当她的生日。

三是无文化。别人不理解,说:“跟着校长过了这么多年,一星期学一个字,也该会看报纸了。”看来母亲天天忙家务,父亲为生活、工作所累,没心情教。

若说一个字不认识也不确切,因为解放后,村里办“识字班”,让不认识字的人去识字扫盲。房燕启当老师,燕启大爷教学没经验,一般识字应该从最简单的字如“大、小、天、口、人”开始,他却从复杂的“壹、贰、叁、肆”教起。母亲抱着我姐姐,领着我大哥学习了一个月,认识了一个“壹”字。时间一长,“壹”字也忘了。母亲虽不识一字,但受父亲感染,知足常乐,笑口常开。

所以母亲说“认字真难,比插花描云都难,插花描云多道少道不要紧,字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现在看看小孩从小上学,母亲很是羡慕:“现在小孩一上学,就比我学问大。”

一高,是指母亲高寿。现在已九十四岁(2016年),除了肠胃不好和耳朵有点聋外,其他方面都很好。天好时,每天带着马扎、水壶、蒲扇,一天上下五楼二、三次,不停不喘。有时,早晨还去附近阿胶亭买菜。看来,老天爷爷是讲究公平的。父亲英年早逝,母亲唯有高寿,两人年龄加在一起,才能与别人平衡。

母亲有“三大绝技”:一是剥葱砸蒜,天天不断。特别是家中有客人来,她看到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做这些基础工作。

二是不会关电视,却会拔电源。我养成了看着电视睡觉的习惯,醒来后,却发现电视机关了。原来,母亲看我睡着了,怕电视响影响我休息,就拔去电源。

有一次,我出去散步,手机放在家中充电,有人打进来,母亲不会接,只好对着手机说:“义军没在家,你别打了。”手机仍响,母亲急了:“给你说没在家,没在家,你响个么劲!”看到手机仍响,生气把电源拔了,恰好手机不响了。从此,她认为拔电源是百用百灵的方法。

三是打“死”苍蝇百发百中。原来我们在丝绸公司一楼住时,常常有苍蝇,母亲戴着花镜拿着蝇子拍,小心翼翼地对着蝇子“叭”一拍,蝇子死了。我常常笑:原来就是死蝇子。

母亲虽然没有文化,却是极有智慧的。

父亲去世后,母亲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有山靠山,无山独立。你们的事我谁也管不了。谁有本事谁娶媳妇,谁没本事就打光棍。”

头些年,我们都忙工作,忙家庭,交通又不方便,有时忘记烧纸,如果忘了,她就给我们说:“我梦见您爹了,他说他现在混得很差,做买卖净赔钱,现在在那边欠的狼天狗地的净帐。”

母亲对外总是夸儿媳妇好。每逢我们兄弟几个和媳妇闹意见,他总是为儿媳妇争理。如果我们不听,她就又打又骂,然后劝儿媳妇别真生气,说我们和父亲一样都不是好脾气,过一阵就好。

无论是我们这一代结婚、生子,还是下一辈小孩上学、结婚、生子,母亲都多少拿出点钱表达意思。并且一碗水端平,都一样的标准。当然有时我们偷给她,让她挡面子。

这几年,母亲耳朵开始聋了,但我以为她是有选择的聋。对于合适的话她听得很清,不合适的话总说:“我聋,听不见。”

我的侄子房伟今年添了个儿子。他们两口子都在济南,平时工作比较忙,没办法,只好请了月嫂。母亲听说济南请月嫂一个月得五、六千元,很是吃惊,说:“月嫂这么挣钱,我也去干,给人家看孩子。就是不能叫我月嫂了,得喊我‘月姥娘’。”

今年过年时,她当着四世同堂表态:“我听话,不淘气。”

父亲的去世和母亲的智慧,让我们学会了独立,学会了感恩,学会了不欠人情帐。金钱帐好还,人情帐难还。欠得越多,包袱越重。有恩于别人的人总是强势,受恩于人的人唯有敬畏。俗话说“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就是这个道理。因此,除了父母的恩情外,最好不要欠人情帐。

父亲刚去世时,母亲精神几近崩溃,常常到黄河大堤上无人处偷哭。并要扒开坟墓看一看,看父亲是什么样子。随着的时间的推移,痛苦才慢慢地变淡了。

母亲非常节俭,她有一句至理名言:宁买不值,不买吃食。意思是买了实物,即使买的不值,但有东西在。而买了吃的东西,即使再便宜,吃了也就没有了。

母亲最喜欢的颜色是黑色和蓝色。如果我们买了黑色或者蓝色的衣服,她就说:“很好,耐染。”如果买了白衬衫,她就说:“好看是好看,就是不耐染。”因为,耐染不耐染是她评价衣服的唯一标准。

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常常愿子女、晚辈、亲戚常来,来了后她有很多话要说,很多事要打听。我如果阻止,她便不高兴。

现在吃饭,家中平常就是母亲、妻子和我。我如有应酬,不回来吃饭,她就不高兴,吃饭时如果不和她说话也不高兴。

母亲原来不喝酒,只是上了岁数以后,才开始喝点。头些年,她一天有时喝一次,有时喝两次,每次一两左右。这几年,因为肠胃不好,喝酒的次数就少了。不过,我如果在家吃饭,她的兴致便很高,同我商量:“咱俩喝点酒不?”我问她:“喝点什么酒。”她说:“喝点好酒,东阿王。”在她的印象中“东阿王”是最好的酒。

现在母亲不喝酒了,但不反对我喝酒。前段时间,有次家中多炒了两个菜,母亲认为该喝点酒,便说:“你喝点酒吧。”我问:“你喝不?”母亲说:“我不喝,你喝我给你倒。”看来倒倒酒也能过酒瘾。后来,她接着说:“就这一回拉倒,不能回回倒。”

去年,我有几天和她话少,她不高兴,喝了点酒,掉起泪来,问我:“听说你当大官了?”我有点愕然,便问:“怎么了?”她说:“你不搭理我,我还以为你当大官了,当大官也得搭理我唉!”

母亲曾生过二次大病。

一次是1976年,母亲得了急性肠炎,哥哥和姐姐都在县医院侍候病重的父亲,只有我和她在家,因脱水,上吐下泻,差一点不行了。幸亏房鸿麟老师来,一看病情不好,才送到单庄(今鱼山镇)医院去输液。因父亲病危,没等除根,便把她接到县医院,所以落下肠胃炎的病根,一年四季黄连素、PPA不断。

另一次更危险了。1993年,她得了脑出血,开始头疼得厉害,后来我把她送到县医院时,脑子已经迷糊。在县医院抢救三天后,转到市东昌医院,经做磁共振检查后,确诊是脑出血,印象是出了4CM×6CM×2.5CM的血块,大约一个鸡蛋那么大,万幸的是没压着主要神经。当时医生建议开颅做手术,后因年龄大进行了保守治疗,一个月没有停吊瓶,最后奇迹般地好了。开头几年每逢阴天下雨,她头部隐隐约约地痛,后来就不痛了。不过也有后遗症,得病前的事记忆清楚,现在发生的事经常遗忘。所以,我嘱咐她:“以后,要经常借别人的钱,千万不要借钱给别人。”

母亲有病期间,我曾经写过一首诗《母亲有病》

母亲有病   

象放飞的风筝

在嗓眼跳动

母亲有病  始知道

上帝安排最蠢的人当医生

忧虑  结成一张大网

去太空  捕捞仙丹妙方

睡眼朦胧中  常常有闪电划过

母亲的身影若隐若现  慕然惊目

母亲  你不认识我了吗

为什么  你蠕动的唇中

说不出儿子的名字

但  我知道

儿子是你心中的启明星

多么渴望时间能够倒拨

一分钟一分钟地倒拨

一天一天地倒拨

一年一年地倒拨

让我再一次重温母爱

在母亲的搀扶下跚跚学步

我妻子和我母亲非常投缘、对脾气,她们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从没红过脸。母亲到处夸儿媳妇孝顺,妻子却说原因在于母亲太好。2016年3月1日,就在这本书临近定稿时,和我们同小区的宋广策老人给我打电话,说:“昨天下午看到你爱人搀扶着你母亲在广场活动,非常感动,写了一首诗《纯真婆媳情》,不管韵律、对仗,以赞为主。”

书香门第道德扬,家风气正淑女良。

女子搀妪路傍走,原为儿媳孝婆娘。

多为闺女敬生母,少有儿媳孝高堂。

孝悌忠厚传家宝,礼仪贤淑妇德昂。

人生百行孝为先,顺老养老门楣光。

电台应播贤孝妇,妇联倡导功德煌。

今观此景受感动,写词点赞树榜样。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名师是这样炼成的

1952年秋,刘子赢受王宪武的委托,请父亲去东阿中学任教。[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刚性与胸怀

毛主席语录: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长眠于鱼山与三中之间

父亲去世后,因为棺材的事作了难。村里有个热心人为父亲准备了木材棺,但父亲临终前要求水泥棺,这时候,显出了母亲的坚强,她说:“老头子...[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幽默

父亲笑话最多的两个时期:一是文化大革命;二是患了重病至逝世。这是他生命最后的十年,也是他人生最艰苦的岁月。我想主要原因是这一段时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三件宝

“房燕卫三件宝,烟叶、酒壶、小皮袄”,这是父亲给自己编的顺口溜。[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人格魅力

父亲去世时,我还是少不更事的孩子,真正地感受父亲的人格魅力却是在他去世多年后。[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不仅仅是东阿的阿凡提

我手头有两张父亲的遗像:一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姿勃发;一张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满脸沧桑。面对照片,我有两个疑问:一是他为什么十...[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房燕卫先生诗三首

兴势的狸猫欢似虎,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有朝一日东山起,凤还是凤来鸡还是鸡。[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鱼山文化和《我的父亲 我的诗》

东阿鱼山,我去过三次,第一次是朋友陪我去,第二次是我陪太太去,第三次是我和太太陪孩子去,去的目的不仅是登山,更是去看曹植墓,远眺黄...[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永存是最好的致敬

首先我想说,我很荣幸。荣幸获读此书,荣幸在书中与这样一位值得世人尊敬的老人相识、受教,荣幸为此书写下此文,虽羞愧于自己的才疏学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曲父亲的赞歌 一座名师的丰碑 

山东有才子,七步诗成章。鲁西有名山,泰山余西麓。此一人、一山就是东阿王曹植与东阿鱼山。自三国以来,东阿因鱼山而闻名,鱼山又因曹植而...[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续薪于田野 传火在乡村

目光炯炯,深邃而带富有有智慧;面容清癯,刚毅而充满自信;棱角分明,端正而充盈天地正气。他,就是房燕卫先生。[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似曾相识燕归来

燕卫先生,东阿近现代教育之先贤。余常闻其轶事,未尝得见,引为憾事。今有幸拜读《我的父亲 我的诗》,方见真容,似曾相识,感怀甚深,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