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刚性与胸怀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4 14:45:10

毛主席语录: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

姜征亮说:“房校长从不欺负外地人,他的性格是好打抱不平,你不行他也不欺负你。你要行,你看不起他,他也不服你。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在鱼山上骂过区部,因为区部抢占学校的地方,他有气,他不怕。他原来在广粮门干过,因为地方讹学校的地方,他就不干了回家来了,后来校长又把他请回去的。当时一些当官的有权,欺负教育,他不服气。他一身正气,可以说是教育界的硬骨头。”

父亲是一个非常刚性的人。他敢讲真话,在“大跃进”中看出问题的人不少,但敢于讲出来的人不多。在政治运动中,他敢于坚持自己,坚持真理,常常理性压制不了感性,不说违心的话,不办违心的事,在当时政治形势下很难得。

父亲这样评价自己:“都说我好脾气,其实我是好孬脾气。我是好脾气反过来、正过去的一个劲的使。孬脾气一般不用,万一用了,谁也不好办。”

父亲还有类似的话“我只有一个好心眼,一大串孬心眼。这些心眼都串成了串。好心眼放到上边,来回使。孬心眼在下边,用不着。有的人好心眼很多,孬心眼就一个,净用那个孬心眼。”

父亲对史赋是非常反感的。

有这么一个笑话,父亲说:“我昨晚睡着后,蚊子直是叫。我告诉蚊子,你去咬史赋吧。他刚从县城回来,肉香味美,蚊子答,已去过,没人味。”

王学智回忆说:“有一次,我打完篮球去门岗喝水,房校长当时被关在门岗,房校长给我沏了杯茶,一抬头,史赋进了屋,房校长立即隔着窗把水泼了出去。然后一句话不说,史赋无趣地走了,房校长说:“我让他闻不到我的茶叶味。我就恨这种墙头草,没骨气的人。”

然而,父亲教育姐姐,对史赋老师要尊重。父亲站出来以后,史赋来我家赔罪,姐姐装作没看见。父亲说:“桂珍,你老师来了,怎么不吱声?过来喊老师。”姐姐解释说:“没看见。”史赋走后,父亲说:“他别管怎样,也是你的老师。你要尊重他,特别是来咱家你要有礼貌。”

在《鱼山村志》父亲的传记中,提到“父亲与拉煤车的学生”一事。这事是我亲身经历的。大约是1974年左右,我11岁。

有个星期天的晚上,我去关大门时,发现门口站着两个人,在敲南邻居房燕州叔叔家的门,没人应。父亲听到动静就出来了,其中一人看到父亲,连忙打招呼。父亲一看是南桥村的,是他的学生,曾有过“怨源”。一问才知,他们两人外出拉煤,因饥饿无力,准备从亲戚房燕州家吃点饭再走。

其实,父亲完全可以关上门回家。一是因为人家来找前邻居的。二是这个学生对父亲有“恩将仇报”的前科。这个学生与我们家也算沾亲带故,有点偏亲戚,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初中开始是在关山上学,嫌家远,他老人出面请父亲把他转到徐屯三中读书。“文革”来临后,他成了批斗父亲的积极分子,这也有情可原。但他常常捉弄父亲,让父亲和他使劲推水车,然后他猛得一停,让父亲跌倒在地,父亲当时气的咬牙。

但父亲毕竟是大度的,把他两人让到家里,让母亲下了面条,还热了馒头。母亲说:“你忘了文化大革命他治你那时候?”父亲说:“那时候他小,不懂事。来到咱家门上了,要饭的还给口饭吃哩。”

饭后,那个学生流着泪走的。

父亲非常愿与胸怀坦荡、拿得起放得下,有大家风范的人交往。他常说:“马大骡子大值钱,人架子大不值钱。”他对我村的房磊森非常赞赏,因为一件小事,称房磊森是“光明磊落,最没有架子的县长”。

房磊森(1914-1973年),原名房继典,1934年入党,上世纪60年代左右,任范县副县长。房磊森的父亲叫房仁广,字圣方,老爷子虽没文化,但爱好听戏。有一次,范县演戏,房老爷子早早吃了晚饭,兴冲冲地搬着凳子去看戏,座在了最前排。

演出开始后,因为他坐的凳子高,影响了后面人的视线,和人发生了口角。戏演不下去了,有人便告诉了房磊森。房磊森赶到后,劝他父亲回去,他父亲很倔,坚决不走。房磊森面对老人也没有办法,便走上戏台对观众说:“对不起了!”然后跪下,给观众磕了仨头。磕完头后起身便走,房老爷子也只好随他走了。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长眠于鱼山与三中之间

父亲去世后,因为棺材的事作了难。村里有个热心人为父亲准备了木材棺,但父亲临终前要求水泥棺,这时候,显出了母亲的坚强,她说:“老头子...[详细]
齐鲁网 2016-10-14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幽默

父亲笑话最多的两个时期:一是文化大革命;二是患了重病至逝世。这是他生命最后的十年,也是他人生最艰苦的岁月。我想主要原因是这一段时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三件宝

“房燕卫三件宝,烟叶、酒壶、小皮袄”,这是父亲给自己编的顺口溜。[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人格魅力

父亲去世时,我还是少不更事的孩子,真正地感受父亲的人格魅力却是在他去世多年后。[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不仅仅是东阿的阿凡提

我手头有两张父亲的遗像:一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姿勃发;一张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满脸沧桑。面对照片,我有两个疑问:一是他为什么十...[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房燕卫先生诗三首

兴势的狸猫欢似虎,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有朝一日东山起,凤还是凤来鸡还是鸡。[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鱼山文化和《我的父亲 我的诗》

东阿鱼山,我去过三次,第一次是朋友陪我去,第二次是我陪太太去,第三次是我和太太陪孩子去,去的目的不仅是登山,更是去看曹植墓,远眺黄...[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永存是最好的致敬

首先我想说,我很荣幸。荣幸获读此书,荣幸在书中与这样一位值得世人尊敬的老人相识、受教,荣幸为此书写下此文,虽羞愧于自己的才疏学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曲父亲的赞歌 一座名师的丰碑 

山东有才子,七步诗成章。鲁西有名山,泰山余西麓。此一人、一山就是东阿王曹植与东阿鱼山。自三国以来,东阿因鱼山而闻名,鱼山又因曹植而...[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续薪于田野 传火在乡村

目光炯炯,深邃而带富有有智慧;面容清癯,刚毅而充满自信;棱角分明,端正而充盈天地正气。他,就是房燕卫先生。[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似曾相识燕归来

燕卫先生,东阿近现代教育之先贤。余常闻其轶事,未尝得见,引为憾事。今有幸拜读《我的父亲 我的诗》,方见真容,似曾相识,感怀甚深,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说房燕卫先生

初秋的风渐渐凉了,但此刻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手中的这本《我的父亲 我的诗》付梓问世,恰逢房燕卫老先生去世40周年,又逢全国第32...[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礼传家 风骨兴邦

最早知道《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书是在微信平台上,因为是老同学房海岫祖父房燕卫老先生的传记,同时房老先生又是教育界的前辈,天然的就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