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长眠于鱼山与三中之间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4 12:09:10

父亲  走好

风清月冷  路远山高

父亲  走好

阴阳有别  我不能搀扶你了

鱼山脚下一条龙_副本

父亲去世后,因为棺材的事作了难。村里有个热心人为父亲准备了木材棺,但父亲临终前要求水泥棺,这时候,显出了母亲的坚强,她说:“老头子临死前要水泥棺,就是现打,也得用水泥棺。什么时候打好,什么时候出丧。”

情急之下,人们想到了我村房广信的父亲房义周有个备下的水泥棺。与房广信一说,他非常同意:“让俺二爷爷先用吧,去年我孩子继水因大队没推荐,没能到三中上高中。秋后,开学都有一段时间了,我去找俺二爷爷,他说已开学这么长时间了,明年吧。前几天,我去看俺二爷爷,才知道,俺二爷爷给三中的负责人和大队负责人都说了,去年广信的孩子没上了高中,我许了他,今年我求个情,一定照顾。”    

房义周是1970年6月份瘫痪的。按农村的说法,几月份瘫的再活几年,以此算来,他应该在1976年用上。事情过后,大哥很快从铜城运来钢筋、水泥等料,从王古庄借来做棺材模子,房义周从北屋里看得眉开眼笑,给他老伴说:“这个比我原来那个还好,钢筋也多,水泥也好,你不能抢,我快点占了去。”

说来也巧,也就是半月时间,房义周去世了。

当时,孙西峰老师已调到县农工部工作,妻子黄金荣时任县第一实验小学副校长。听到我父亲去世的消息后,孙西峰立即买了花圈,还买了些食品,和妻子一起去鱼山吊唁。孙西峰骑着自行车,车把上挂着食品,后座上黄金荣拿着花圈。县城距鱼山四十里地,又是土路,坑洼不平。孙西峰还好点,可苦了黄金荣,她身体不好,长年有病,拿着花圈很是吃力。从县城到鱼山,真是“一路风尘”。到鱼山后,见到我母亲,母亲拉着他们的手放声大哭,两人也泪流满面,痛哭失声。

徐屯三中有一位教生物的严公毕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严公毕是南方人,1962年大学毕业后分到东阿一中任教,1971年2月调到徐屯三中。他个子很矮,脸色黑瘦,戴一副大眼镜。在东阿一中时,他说话比较随意,1963年,我国击落了美制U-2型间谍飞机,他公开说:“因为飞的低才被打下来,要是飞的高,保准打不下来!”

严公毕来徐屯三中后,也许由于南方人与北方人性格脾气的不同,也许是因为情绪低落,他经常与老师、教工发生冲突,弄得关系很紧张。因为他是教生物的,所以教职员工评价他是“冷血动物”、“没有人情味”。他个子虽矮,个性却很强,吵起架来毫不示弱,操着一口谁也听不懂的口音,像机关枪扫射一般,让人摸不着头脑。后来,几位教职员工准备联合狠狠地教训他一顿。其实不用联合,一个体力好的老师打他也像老鹰扑小鸡一样。他很聪明,对那几位教职员工说:“你们是单打啊?还是群斗啊?”有人问他:“单打怎么说?群斗怎么说?”他说:“单打就是你们一个个的上,群斗就是你们一起上。不过,无论单打还是群斗,都要让房校长当裁判,他公正。我实话告诉你们,群斗我打不过,可单打……我也不行。”    

父亲赶到后,对那几位教职员工说:“不许欺负外地人!严老师来我们这里水土不服,风俗不熟。你们要多关心,多照顾,哪能动粗?”

从那以后,吃饭时,父亲都要把严公毕叫到他屋里共同进餐,有时还喝两盅。晚饭后,经常下盘象棋。别人看父亲与他关系不错,就没有再动手。严公毕老师生活习俗与我们不同,他逮住蛇、青蛙、麻雀、刺猬,做成美食,常常让父亲品尝。

父亲去世那天,严公毕已买好车票,准备回老家。但听说父亲去世的消息后,说:“我得等开完房校长的追掉会再走,车票瞎就瞎了吧。”他私下对房鸿麟老师说:“房校长不在了,以后谁再保护我?”

严公毕休假回来后,去县教育局,对领导说:“房校长在时,我不能提走的事。现在房校长不在了,我家太远,老婆孩子都没法照顾,在这里工作生活我也不适应。我要申请调回老家。”教育局的领导当时没有答复他。

严公毕老师也真有个性,回三中后,他用蜡纸刻了要求回家的申请书,印了很多份。每天给省、市、县教育主管部门各寄一封。三个月后,严老师如愿调回了老家工作。

父亲去世后,是当天晚上安葬的。鱼山与徐屯三中仅有三华里,父亲的出生地在鱼山,又在徐屯三中工作了16年。父亲挚爱着这两个地方。按照他的遗愿:葬在鱼山和徐屯三中之间。

出殡时,村里老百姓纷纷议论:房校长革命了一辈子,最后连个接班的都没有。这些话,被大队干部听去后,感觉到应该给领导反映一下。县、公社、教育局领导非常重视,研究决定:因情况特殊,按最高标准,解决一个孩子的就业问题。于是,我三哥接了父亲的班。

父亲去世三天后,也就是9月19日,县里决定为父亲举行追悼会。毛主席的追悼会是9月18日下午三时,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父亲生前曾说“要紧跟毛主席”,最后,遂了他的心愿。

苏道明对这个事记得非常清楚,他说:“我记得清楚着呢,头一天给毛主席开的追悼会,第二天。是给房校长开的追悼会。”

父亲的追悼会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陈瑞常主持,县革委会副主任雷嘉正致悼词,孙东峰校长作为生前好友介绍了父亲的生平。县教育局全体人员、全县各学校校长及师生代表、徐屯三中全体师生、单庄公社(今鱼山镇)及村领导干部,参加了追悼会。

徐屯三中全体师生参加了父亲的追悼会,学生太多无法考证,教职员工都是有谁呢?我从县教育局的档案中,查到了1976年年初徐屯三中教职员工登记表。 

徐屯高中职工参加工作时间及工资等级调查登记表(1976年元月24日)

 姓名                                                         姓名

种类

等级

金额

 

姓名

种类

等级

金额

房燕卫

中学行政

7

72

 

李殿俊

教员

9

44

张士长

炊事员

7

38

 

姜征亮

教员

9

44

房洪林

教员

7

57

 

刁桓坡

医生

18

39

牛全喜

炊事员

8

33.5

 

吴传敬

炊事员

8

33.5

姜光臻

职员

11

45.5

 

刘庆峰

职员

8

34

孟宪曾

职员

11

45.5

 

李尚华

教员

8

34.5

曹可学

教员

8

50

 

李培渠

教员

9

44

周惠卿

教员

9

44

 

刘慧云

教员

8

50

徐广元

职员

11

43.5

 

徐先平

教员

8

34.5

于召元

教员

8

50

 

房义梅

职员

9

31.5

白书贞

教员

9

44

 

张守利

炊事员

8

33.5

苏道明

勤杂人员

8

33.5

 

董书俊

教员

8

35

严公毕

教员

9

44

 

孟桂臣

教员

8

35

孙廷珍

教员

8

50

 

贾秀兰

教员

9

29.5

 

1976年底的干部登记表中,增加了徐德茂、周传莹、常虹芹、刘景平、王爱玲、张桂兰,不知是新调入还是年初表中未列入范围。

饭票1_副本

饭票

2012年秋季,我和书画家李光文、张瑞东、姜东明等去徐屯三中“遗迹怀古”,在倒塌的伙房“废墟”里发现了一些老帐本、饭票。

1974年年底徐屯三中饭票领取和地瓜干领取表,里面有教职员工的名单。与上边1976年的干部登记表对比,有孙振鲁、陈瑞常、李志华、艾衍庆、刁艳营、刘绪山、崔立超、葛怀安、张建华、刘景洲、袁明杰、孙宝聚、刁艳菊、殷桂凤,未列入干部登记表中。我推测,这些老师可能1974年至1976年间调出徐屯三中的。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幽默

父亲笑话最多的两个时期:一是文化大革命;二是患了重病至逝世。这是他生命最后的十年,也是他人生最艰苦的岁月。我想主要原因是这一段时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三件宝

“房燕卫三件宝,烟叶、酒壶、小皮袄”,这是父亲给自己编的顺口溜。[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的人格魅力

父亲去世时,我还是少不更事的孩子,真正地感受父亲的人格魅力却是在他去世多年后。[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不仅仅是东阿的阿凡提

我手头有两张父亲的遗像:一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姿勃发;一张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满脸沧桑。面对照片,我有两个疑问:一是他为什么十...[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房燕卫先生诗三首

兴势的狸猫欢似虎,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有朝一日东山起,凤还是凤来鸡还是鸡。[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鱼山文化和《我的父亲 我的诗》

东阿鱼山,我去过三次,第一次是朋友陪我去,第二次是我陪太太去,第三次是我和太太陪孩子去,去的目的不仅是登山,更是去看曹植墓,远眺黄...[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永存是最好的致敬

首先我想说,我很荣幸。荣幸获读此书,荣幸在书中与这样一位值得世人尊敬的老人相识、受教,荣幸为此书写下此文,虽羞愧于自己的才疏学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曲父亲的赞歌 一座名师的丰碑 

山东有才子,七步诗成章。鲁西有名山,泰山余西麓。此一人、一山就是东阿王曹植与东阿鱼山。自三国以来,东阿因鱼山而闻名,鱼山又因曹植而...[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续薪于田野 传火在乡村

目光炯炯,深邃而带富有有智慧;面容清癯,刚毅而充满自信;棱角分明,端正而充盈天地正气。他,就是房燕卫先生。[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似曾相识燕归来

燕卫先生,东阿近现代教育之先贤。余常闻其轶事,未尝得见,引为憾事。今有幸拜读《我的父亲 我的诗》,方见真容,似曾相识,感怀甚深,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说房燕卫先生

初秋的风渐渐凉了,但此刻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手中的这本《我的父亲 我的诗》付梓问世,恰逢房燕卫老先生去世40周年,又逢全国第32...[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礼传家 风骨兴邦

最早知道《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书是在微信平台上,因为是老同学房海岫祖父房燕卫老先生的传记,同时房老先生又是教育界的前辈,天然的就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二首

行间字里虎龙藏,开卷腾然紫气昂。顺逆不遗施教化,刚柔兼备斗炎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