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父亲不仅仅是东阿的阿凡提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3 16:48:10

我手头有两张父亲的遗像:一张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姿勃发;一张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满脸沧桑。面对照片,我有两个疑问:一是他为什么十年间迅速衰老;二是为什么患了癌症,很快去世。

按理说父亲不应该老得这么快。解放前他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解放后又参与了各种政治运动,凡事看得清,想得开。他一生艰辛,一生坎坷,不怕吃苦,不怕遭罪,对苦难有足够的承载力,对“文化大革命”有清醒的认识,认为是一场运动。对学生造反,看得很淡然,知道他们是孩子,况且他只受到批斗,并没有遭受过分的摧残。从遗传学上来说,爷爷、奶奶都活了85岁,按理说是应该高寿。人们常说“病由气生”,他那么乐观,身体又很好,洞悉他身边的世界,事事拿得起放得下,怎么会得大病呢?

传统中医证明:病由气得。气有两种:一是自然界的气,即风、寒、暑、湿、燥、火六候;二是人体自身的气,即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特别是人体自身的气,一旦失调,就会使人气血失调,让人生病。故内气和外气相比,内气尤为重要。

人们常常谈论的父亲,是一个外表非常乐观的人。其实,他也是一个内心非常痛苦的人。很多人给我说过,我也见过,他生气后,关在屋里打自己的脸!他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气性呢?

父亲一人独酌的时候,都是一种姿态,坐在圈椅里,一杯酽的发苦的茶,一把花生米,一碗烈酒,手中的旱烟一直燃着。烟雾缭绕中,他静静地望着墙壁。我不知,他的目光是愈发地明亮起来,还是变得迷离起来。有时他还吟唱,反复就是两句词:毛主席的书最爱读,要在那个用字上下功夫。在烈酒旱烟中,他也难以得到片刻的宁静。

父亲的启蒙教育是读私塾,开始学的是《百家姓》、《三字经》、《大学》、《中庸》、《论语》、《孟子》,接受的是传统教育。参加工作后,一直是教书、当校长。他又是个老党员,有坚定的信仰、政治贞节,对共产党、毛主席从骨子里崇敬。应该说是那一代受传统教育深,有思想、有观点、有政治贞节的知识分子的代表。但他也有迷茫、痛苦,有很多能看透的东西,也有很多看不透的东西,痛苦的是他有很多看透而不能说的东西。因此,在闻讯毛主席逝世后,他说:“我也要戴黑纱。”,表现了他对主席的一片深情。又说:“我要去问问毛主席,斗当权派,你是中国最大的当权派。斗的这些人太苦唉!”,也表现了他的迷惘、不解。

母亲现在已经九十多岁,依然身体很好。原来,我总是想,上天是公平的,父母所有的幸福都给予了母亲。有时,我也以为母亲高寿的原因就是不识字,母亲不识字,就少了很多烦恼和痛苦。

父亲的学生姜征亮是这样说的:房校长的精神世界是非常丰富的,外表上看,他非常乐观,深接触他的人,知道他是非常痛苦的。特别是“文革”期间,他无法履行校长的职责,老师被随意批斗、毫无尊严,有的学生失去理智,荒度光阴,有些人忘恩负义,人性丑陋,国家前途、形势,走向迷惘。

榕花树青砖屋,徐屯中学度春秋 。   癸巳年春月写燕卫先生任教东阿三中办公室外景,林木繁茂,静雅怡人之象,张瑞东记之。

“榕花树青砖屋,徐屯中学度春秋 。” 癸巳年春月写燕卫先生任教东阿三中办公室外景,林木繁茂,静雅怡人之象,张瑞东记之。

我试图解读父亲,走进父亲的精神世界。他外表乐观,内心痛苦;他智慧超群,又常常理性不能压制感性;他善好嬉笑怒骂,却又谦和温厚有加;他爱讲实话,又往往沉默;他那么有尊严,又往往摧残自己;他志存高远,却又无以施展;他非常强大,却又孤独无助。在名利面前人们可以淡然,但对死亡能够超脱就是另一种境界了。他有大悲大喜,大痛大爱。

父亲是东阿的阿凡提,但不绝对是东阿的阿凡提。如果父亲仅仅是笑话、段子,不写也罢。如果仅仅是东阿县的阿凡提,不写也罢。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我的父亲 我的诗》节选:房燕卫先生诗三首

兴势的狸猫欢似虎,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有朝一日东山起,凤还是凤来鸡还是鸡。[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鱼山文化和《我的父亲 我的诗》

东阿鱼山,我去过三次,第一次是朋友陪我去,第二次是我陪太太去,第三次是我和太太陪孩子去,去的目的不仅是登山,更是去看曹植墓,远眺黄...[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永存是最好的致敬

首先我想说,我很荣幸。荣幸获读此书,荣幸在书中与这样一位值得世人尊敬的老人相识、受教,荣幸为此书写下此文,虽羞愧于自己的才疏学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曲父亲的赞歌 一座名师的丰碑 

山东有才子,七步诗成章。鲁西有名山,泰山余西麓。此一人、一山就是东阿王曹植与东阿鱼山。自三国以来,东阿因鱼山而闻名,鱼山又因曹植而...[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续薪于田野 传火在乡村

目光炯炯,深邃而带富有有智慧;面容清癯,刚毅而充满自信;棱角分明,端正而充盈天地正气。他,就是房燕卫先生。[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似曾相识燕归来

燕卫先生,东阿近现代教育之先贤。余常闻其轶事,未尝得见,引为憾事。今有幸拜读《我的父亲 我的诗》,方见真容,似曾相识,感怀甚深,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说房燕卫先生

初秋的风渐渐凉了,但此刻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手中的这本《我的父亲 我的诗》付梓问世,恰逢房燕卫老先生去世40周年,又逢全国第32...[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礼传家 风骨兴邦

最早知道《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书是在微信平台上,因为是老同学房海岫祖父房燕卫老先生的传记,同时房老先生又是教育界的前辈,天然的就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二首

行间字里虎龙藏,开卷腾然紫气昂。顺逆不遗施教化,刚柔兼备斗炎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气聚而神动 情真而意切

“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2月2日,正月初三这一天,我哭了若干次,流了太多的泪!泪从何来?盖因拜读了房义军大作《我的父...[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聚焦乡村教育 探寻文化足迹

房义军在这本书上进行了那么深入的思考,收集了那么多材料,走访了那么多人,这个功夫是下大了。他此前写的诗和这本书都非常出色,可以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怀念爷爷!感恩亲人和朋友

1976年,爷爷去世,四叔房义军才13岁,还是个懵懂少年。2012年,时隔36年,四叔萌生为爷爷写传记的想法。[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发现”父亲

1976年9月,房义军失去了父亲,是年,他13岁,悲痛之中的懵懂少年房义军不会想到40年后他会写一本关于父亲的书。当这本18万字的《我的父亲 ...[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