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鱼山文化和《我的父亲 我的诗》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3 16:35:10

作者:张洪泉

东阿鱼山,我去过三次,第一次是朋友陪我去,第二次是我陪太太去,第三次是我和太太陪孩子去,去的目的不仅是登山,更是去看曹植墓,远眺黄河,感受鱼山文化。

鱼山不大,一眼就可以看到尽头;鱼山不高,十几分钟就可以爬到山顶,因曹植墓在此处,全国很多人莫名而来。第二次来的时候,我在山顶环顾四周,发现整座山在黄河旁边,而黄河绕鱼山而过,山恰好在河水拐歪的内侧。从传统风水学上,水湾内侧是大富大贵之地,而在中国母亲河黄河的内侧,则更是大富大贵之处,这大概是曹植墓葬于此的原因。

东阿县面积不大,但有多名高官出生于此,让我对风水之说略有相信。前几日,房海岫给我看了房义军先生的新书《我的父亲我的诗》,看完之后,我才明白,一个地方出现人才,不仅是风水好,不仅是一代人努力的成果,而是靠几代人的经营。鱼山之下因为有了房燕卫校长这样的教书育人先生,才有了鱼山文化的传承,有了基层教育的发祥。

此书吸引我看下去的地方,是关于“三龙”、“三虎”的提法。上中学的时候,周围有“八龙九凤十三狼”的说法,讲的是一些喜欢打架的孩子们。后来看武侠小说,被称为龙虎的往往是很多地头蛇。而《我的父亲我的诗》以“三龙”、“三虎”的称号入笔,让我一惊,吸引我看下去。浏览完全书,方知道正是这几个人,对东阿当年的教育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提法是民众敬仰的说法,在房校长去世40年后,他的故事还为地方很多老人津津乐道。

此书不薄,但看完后让我感觉到一种父亲对孩子、老师对学生、同学对同学、乡邻对乡邻的深厚情谊。正是这些情谊,让孩子、学生、同学、乡人对房校长念念不忘,让“三龙”、“三虎”的故事流传至今,影响着鱼山周围、乃至东阿教育界。《我的父亲我的诗》的一些章节在三尺巷微信平台、我的今日头条号上发布后,很多人围观阅读,无论是微信还是头条上,如此开放的自媒体,尽管回复的人很多,但没有一条说房燕卫先生不好的。

当今社会,快餐面式文化流行,一些人浮躁的几乎连一篇短文都没心情读完,而关于房校长的故事,很多人不仅读完,还点赞书写自己的看法,期待更多像房校长这样的老师,盼望更多像房校长这样的人出现。其实,从这些简短的回复中,我们能感觉到社会的一种期盼,一种传统名师作风回归的期盼,一种鱼山文化的传承。

房义军先生写作关于父亲房燕卫这本书,最初或许只是一种对先人的回忆,但是,房校长的一生,从1919年到1976年,经历了中国近现代的很多历史时刻,面对各种有幸与不幸,房老先生总是挺直腰杆,幽默、微笑的面对生活,不吹牛,不托大,不仅教书,更是育人,是鱼山文化的代表。读这本书,我感觉到,看一个人经历什么时代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如何面对这个时代,为这个时代做了什么,这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作者简介:张洪泉,男,山东聊城人,资深时评人,多家媒体特约评论员,聊城人民广播电台特约评论员,聊城市新媒体委员会会长。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永存是最好的致敬

首先我想说,我很荣幸。荣幸获读此书,荣幸在书中与这样一位值得世人尊敬的老人相识、受教,荣幸为此书写下此文,虽羞愧于自己的才疏学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曲父亲的赞歌 一座名师的丰碑 

山东有才子,七步诗成章。鲁西有名山,泰山余西麓。此一人、一山就是东阿王曹植与东阿鱼山。自三国以来,东阿因鱼山而闻名,鱼山又因曹植而...[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续薪于田野 传火在乡村

目光炯炯,深邃而带富有有智慧;面容清癯,刚毅而充满自信;棱角分明,端正而充盈天地正气。他,就是房燕卫先生。[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似曾相识燕归来

燕卫先生,东阿近现代教育之先贤。余常闻其轶事,未尝得见,引为憾事。今有幸拜读《我的父亲 我的诗》,方见真容,似曾相识,感怀甚深,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说房燕卫先生

初秋的风渐渐凉了,但此刻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手中的这本《我的父亲 我的诗》付梓问世,恰逢房燕卫老先生去世40周年,又逢全国第32...[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礼传家 风骨兴邦

最早知道《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书是在微信平台上,因为是老同学房海岫祖父房燕卫老先生的传记,同时房老先生又是教育界的前辈,天然的就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二首

行间字里虎龙藏,开卷腾然紫气昂。顺逆不遗施教化,刚柔兼备斗炎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气聚而神动 情真而意切

“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2月2日,正月初三这一天,我哭了若干次,流了太多的泪!泪从何来?盖因拜读了房义军大作《我的父...[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聚焦乡村教育 探寻文化足迹

房义军在这本书上进行了那么深入的思考,收集了那么多材料,走访了那么多人,这个功夫是下大了。他此前写的诗和这本书都非常出色,可以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怀念爷爷!感恩亲人和朋友

1976年,爷爷去世,四叔房义军才13岁,还是个懵懂少年。2012年,时隔36年,四叔萌生为爷爷写传记的想法。[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发现”父亲

1976年9月,房义军失去了父亲,是年,他13岁,悲痛之中的懵懂少年房义军不会想到40年后他会写一本关于父亲的书。当这本18万字的《我的父亲 ...[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恩君不死 英魂永存

在我们家乡,方圆百里,只要提起燕卫先生,大家都会异口同声地说“是好人啊”!是的,他是一位好人!而且,这位英年早逝的好人,又岂是一个...[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长篇小说《我的父亲 我的诗》作者房义军简介

房义军,男,1963年出生于山东省东阿县。现供职于东阿县考核办。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协会理事、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理事、鲁西诗...[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