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永存是最好的致敬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3 16:26:10

《东阿时讯》总编辑 张力方

作者张力方

首先我想说,我很荣幸。荣幸获读此书,荣幸在书中与这样一位值得世人尊敬的老人相识、受教,荣幸为此书写下此文,虽羞愧于自己的才疏学浅,诚惶诚恐,唯将真实感受成文于此,不妥之处,请指正。

我与房义军主任结识时间并不长,但房主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幽默、风趣、昂扬,这种自然而然、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质,让人觉得顺畅、舒适,或者你会在与之交谈甚至是偶然的短暂会面之间瞬间觉得提气、喜悦,这便是房主任的感染力。以前读过房主任的诗,有灵魂、有血肉、有高度,美意如潺潺流水润物无声,我不禁惊叹于东阿小县竟然藏龙卧虎有这般才华横溢的诗人,并暗生敬仰之心。

基于对房主任作为诗人诗作的认识,我对《我的父亲 我的诗》是抱有很高的预期的,而读过这本书后的感受,又是超越了之前的预期的,作者的叙述平实真诚,真正是一股清流,缓缓、款款,正像著名作家范玮先生对这本书的评价:“诗人房义军的‘话作’,不得了,一比,就把他写了几十年的诗给比下去了。”

“东阿县三条龙,燕卫、宪武、刘子赢;东阿县三只虎,燕卫、东峰、王宪武。”流传了半个世纪的谚语中,作为龙头虎首的正是房义军主任的父亲房燕卫老先生。至今,老先生的故事依旧在坊间传颂,只不过,对于80、90后的年轻人来说,也许这些细碎的故事并不能留下太深刻的印象,也或者说,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的人都被时间挟裹而去,似乎难以在我们心间投射出波澜。在脚下的这方土地上,曾经的过往,是需要被时间隔膜的新时代年轻人来认知和了解的,房主任这本书做到了,并给以了我震撼。这本《我的父亲 我的诗》正是一座桥梁,沟通和连接了时代,让我们有了走近那个时代、了解那个时代人的机会。

作者房义军主任走访了房燕卫老先生当年的学生、同事、亲朋和乡邻,他们都是房燕卫老先生在世期间行为处事的直接见证人,四十年绵延不绝的津津乐道、传颂不休,可见房燕卫老先生对学生、对乡邻、对朋友同事的影响至深,而这种润物无声的力量就像蒲公英的种子,以一种轻俏的方式开散于无数人的心间,这便是开不败的花儿。其实,先生只是换了种存在的方式,他依然在!

书中的影像资料中,主人公房燕卫先生的照片并不多,但这本书却为那个时代的“父亲”做了很好的画像,为那个特定背景下的时代做了画像,全都跃然纸上,细细读来,不禁会有种身临其境的体会与感受。房义军主任用质朴而风趣的语言,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瓷实”而生动的父亲、教师、校长、乡邻等全方位多角度的人物形象,而透过这样一个“瓷实”的人物,又让我们看到了那一个时代的风貌,看到了那一个时代的精神,看到了那一个时代人的风骨,而近四十年被后人念念不忘的房燕卫老先生则是那个时代里的精英人物、典型代表,他用果敢与智慧、仁厚与正直挺起了时代的脊梁,为一方人撑起了未来的希望,所以,他绝不仅仅是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更是以他伟大的人格和达观幽默的处世态度影响了一代人的教育家。

幽默是一种力量,幽默是一种智慧,幽默更是一种生活态度。从这本书里房老先生的故事里,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力量、智慧以及风骨和态度,无论世路艰辛还是造化弄人,豁达幽默就是抵御这人生苍凉的最好武器,也是温暖别人和自己的一束光芒。同时,也让我更加了解房主任那种骨子里的精神与气质的出处,这是种血脉的传承,就像房主任书中所说:我的心中供养着一座佛,这座佛便是父亲。

这句话深深击中了我,在半月前,我的母亲永远的离开了我。她在世时,我享受她给我的一切恩泽,那是一种平静到甚至不会察觉的习惯,是一种从未细想的心安理得……直到母亲离去,我才忽然发现,我的世界几近坍塌。母亲是我心中的神,无可替代的神。母亲是一种高度,无法企及的高度,而这种仰望和崇敬,也许只可用心灵的靠近来表达,慢慢的活成您,是我致敬您的方式!

感谢房义军主任,感谢《我的父亲 我的诗》,这是一座精神丰碑,唤醒我们的情感和初心,拷问我们的人性及价值观,让我们在几近麻木的浮躁之中沉心回望与思考——我们从那个时代走来,我们从那一代代祖辈的精神里走来,发展而不是遗忘,传承而不是背离。

厚德不朽,百世之师,永存是最好的致敬!

作者简介:张力方,山东莘县人,现居东阿。文学爱好者,《东阿时讯》总编辑。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曲父亲的赞歌 一座名师的丰碑 

山东有才子,七步诗成章。鲁西有名山,泰山余西麓。此一人、一山就是东阿王曹植与东阿鱼山。自三国以来,东阿因鱼山而闻名,鱼山又因曹植而...[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续薪于田野 传火在乡村

目光炯炯,深邃而带富有有智慧;面容清癯,刚毅而充满自信;棱角分明,端正而充盈天地正气。他,就是房燕卫先生。[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似曾相识燕归来

燕卫先生,东阿近现代教育之先贤。余常闻其轶事,未尝得见,引为憾事。今有幸拜读《我的父亲 我的诗》,方见真容,似曾相识,感怀甚深,故...[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说房燕卫先生

初秋的风渐渐凉了,但此刻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手中的这本《我的父亲 我的诗》付梓问世,恰逢房燕卫老先生去世40周年,又逢全国第32...[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礼传家 风骨兴邦

最早知道《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书是在微信平台上,因为是老同学房海岫祖父房燕卫老先生的传记,同时房老先生又是教育界的前辈,天然的就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二首

行间字里虎龙藏,开卷腾然紫气昂。顺逆不遗施教化,刚柔兼备斗炎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气聚而神动 情真而意切

“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2月2日,正月初三这一天,我哭了若干次,流了太多的泪!泪从何来?盖因拜读了房义军大作《我的父...[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聚焦乡村教育 探寻文化足迹

房义军在这本书上进行了那么深入的思考,收集了那么多材料,走访了那么多人,这个功夫是下大了。他此前写的诗和这本书都非常出色,可以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怀念爷爷!感恩亲人和朋友

1976年,爷爷去世,四叔房义军才13岁,还是个懵懂少年。2012年,时隔36年,四叔萌生为爷爷写传记的想法。[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发现”父亲

1976年9月,房义军失去了父亲,是年,他13岁,悲痛之中的懵懂少年房义军不会想到40年后他会写一本关于父亲的书。当这本18万字的《我的父亲 ...[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恩君不死 英魂永存

在我们家乡,方圆百里,只要提起燕卫先生,大家都会异口同声地说“是好人啊”!是的,他是一位好人!而且,这位英年早逝的好人,又岂是一个...[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长篇小说《我的父亲 我的诗》作者房义军简介

房义军,男,1963年出生于山东省东阿县。现供职于东阿县考核办。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协会理事、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理事、鲁西诗...[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我的父亲 我的诗》主人公房燕卫先生小传

房燕卫(1919年—1976年),字绍康,山东省东阿县鱼山人。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颇有建树。在东阿一中任职时,因授课艺术精湛,深受同行钦佩...[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