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礼传家 风骨兴邦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3 16:03:10

东阿一中教师 殷民

作者殷民

最早知道《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书是在微信平台上,因为是老同学房海岫祖父房燕卫老先生的传记,同时房老先生又是教育界的前辈,天然的就有一种亲近感。拿到书后立刻读起,很快就沉入其中不能自拔。一口气读完之后又慢慢翻着细细品味,似饮醇酒香茗,如痴如醉,回味无穷,虽不曾亲见,但房老先生的音容笑貌恍在眼前。此后几天,都在牵念着这本书,时常翻阅,细细思索,渐渐地从中读出了“诗礼传家,风骨兴邦”。

诗礼传家,出自《论语·季氏》,意思就是要从《诗经》中学习语言文采,从《礼》中学习立身处世。由于孔子的提倡,历代文人都将诗、礼作为立身传家之宝,一般民众也把“知书达礼”作为有知识、有教养的标准而希望子女不断努力。

房老先生作为教师,耕耘讲坛,桃李满天下;作为家长,言传身教,诗礼传家风。观书中的房老先生,学识渊博、思想深邃,坚强乐观、幽默风趣,坚持原则、急公好义。对工作勤勤恳恳,对同事坦率真诚,这些满满的正能量必定影响身边之人,其中受益最大的莫过于子女家人。虽无缘聆听房老先生的教诲,但有幸见过海岫的父亲,平易近人,温文儒雅,谈吐风趣,像朋友一样对待晚辈。虽然接触不多,但每次见面都如沐春风,收获多多。我和海岫则是两年高中同学,四年大学同学,知之甚深。海岫颇有祖父遗风,喜读书,善属文,沉稳干练,待人热诚。每次外地同学来游,他或回东阿相聚,或在聊城相迎,间或客串导游,浓浓的同窗情谊令人感动。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祖孙三代,诗礼立身,家风传承,堪为楷模。

作为一名有二十年教龄的一线中学教师,我深深忧虑中学生的思想教育问题。毋庸讳言,极端个人主义、虚无享乐主义正在中学生中泛滥,这一问题已成为一个避不开又不易解决的痼疾。家长老师都知道教学生“先做人”,但路在何方?我建议每位家长都去读一读《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书。房老先生为我们指明了一条“家教”之路:正人先正己,诗礼传家风。须谨记,维系、传承一个家族的不是万贯金银、华屋广厦,而是深深烙刻在灵魂深处的精神之光。

在书中,我印象最深感受最多的莫过于房老先生在各种困境中的坚强与坚持,这是一位中国传统文人的风骨!“风”即“风范”,“骨”即“骨气”,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既能引导社会走向,又能体现人格傲气,方能称之为“文人”。文人风骨,文人是主体,风骨乃内容,风骨寓于文人。房老先生有当之无愧的“文人风骨”。他是东阿县首位省级优秀教师,学高为范;他可以蹲着吃饭,艰苦朴素;他常年以校为家,勤恳敬业……。房老先生以他渊博的学识和高尚的人格影响、教育了一批批学生,他们又像蒲公英一样,飘向远方,落地生根,以老先生为标杆,正己立身,这难道不是“风”吗?他在最危险的时候去追求真理,在狂魔乱舞的暗夜讲真话、讲实话,在“我不明白的事太多了”时也不放弃、不抛弃,这不是“骨”又是什么!

风骨,是主正义、不避祸、不趋利,是求真理、有坚守、不媚俗,是有主见、不苟且、不盲从,是敢担当、勇任事、不退缩,是对真善美的坚守,假恶丑的唾弃。

虽然文人的风骨,历经千百年岁月的磨洗,各种风潮的摧残侵蚀,已经被阉割的奄奄一息,但仍有如房老先生的一些人,在狂风暴雨的暗夜中坚强地挺直身躯,把他们的生命化作熊熊燃烧的火炬,照亮芸芸众生的灵魂,给人们以温暖和希望。

鲁迅先生曾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正是以这些人为代表的优秀中国人,以其一缕寒香、几根瘦骨撑起了民族的历史,推动了国家的进步。

我们经常说一个人“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贡献”,这句话对房老先生来说绝非溢美之词,因为老先生的一生都在践行“威武不能屈”“位卑未敢忘忧国”“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他以学校为据点,辛勤耕耘数十载,弟子满天下,浩气遍人间,为东阿的教育史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房老先生是我们身边的名人,先贤不远,可触可感。作为教育工作者,应该接过前辈的大旗,继承遗志,奋勇前行,告慰先人!

作者简介:殷民,东阿县鱼山镇旧城村人,高中语文教师,现供职于东阿县第一中学。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诗二首

行间字里虎龙藏,开卷腾然紫气昂。顺逆不遗施教化,刚柔兼备斗炎凉。[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气聚而神动 情真而意切

“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2月2日,正月初三这一天,我哭了若干次,流了太多的泪!泪从何来?盖因拜读了房义军大作《我的父...[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聚焦乡村教育 探寻文化足迹

房义军在这本书上进行了那么深入的思考,收集了那么多材料,走访了那么多人,这个功夫是下大了。他此前写的诗和这本书都非常出色,可以说,...[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怀念爷爷!感恩亲人和朋友

1976年,爷爷去世,四叔房义军才13岁,还是个懵懂少年。2012年,时隔36年,四叔萌生为爷爷写传记的想法。[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发现”父亲

1976年9月,房义军失去了父亲,是年,他13岁,悲痛之中的懵懂少年房义军不会想到40年后他会写一本关于父亲的书。当这本18万字的《我的父亲 ...[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恩君不死 英魂永存

在我们家乡,方圆百里,只要提起燕卫先生,大家都会异口同声地说“是好人啊”!是的,他是一位好人!而且,这位英年早逝的好人,又岂是一个...[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长篇小说《我的父亲 我的诗》作者房义军简介

房义军,男,1963年出生于山东省东阿县。现供职于东阿县考核办。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协会理事、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理事、鲁西诗...[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我的父亲 我的诗》主人公房燕卫先生小传

房燕卫(1919年—1976年),字绍康,山东省东阿县鱼山人。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颇有建树。在东阿一中任职时,因授课艺术精湛,深受同行钦佩...[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我的父亲 我的诗》——东阿作家房义军为父亲立传之作

《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书是一本作者回忆父亲的传记。主人公房燕卫先生(1919-1976),原东阿三中校长,幽默风趣、睿智豁达、笑对苦难、淡然...[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猪倌”孟现壮:身残志坚不气馁 百折不挠创事业

1974年10月,孟现壮出生在阳谷县张秋镇的一个小村庄,5岁被确诊患小儿麻痹症,并落下了残疾。“腿残了,但我还有一双手,我一定要做一个坚...[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爱我中华 “七星”高照 记山东聊城市七星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郝利

古往今来,聊城可谓是名人荟萃,群星闪烁。不久前,记者前往古城采风,在璨若星河的群星谱中,发现了一颗扶贫新星——聊城市七星现代农业发...[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百姓不富誓不休—记临清市丁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魏保岭

我要让丁马人改变缺吃少穿的状况,我要让乡亲们富起来”。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这是中学时代的魏保领的梦想和誓言。为了这个梦想,为了这...[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崔庄村“第一书记”申长森:全心全意做“精准脱贫”的领路人

申长森团结带领崔庄村村委一班人,深入贯彻中央关于精准扶贫的决策部署,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市直有关部门、高新区管委、许营镇...[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