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评《我的父亲 我的诗》:恩君不死 英魂永存

来源:齐鲁网

作者:

2016-10-13 15:34:10

高级政工师、高级经济师、中国注册高级企业文化管理师、中国注册策划师 房光辉

作者房光辉

燕过留声声不断  卫冕英魂魂永存  光辉为燕卫先生撰藏头联并书

“燕过留声声不断,卫冕英魂魂永存” 房光辉为燕卫先生撰写的藏头联。

这是一位好人。

在我们家乡,方圆百里,只要提起燕卫先生,大家都会异口同声地说“是好人啊”!是的,他是一位好人!而且,这位英年早逝的好人,又岂是一个“好”字了得啊!

该书开宗明义从流传半个多世纪的两条谚语谈起,认识先生的,自不待说;不熟知的,也便从中得知燕卫先生原来是东阿县的“龙头虎首”:

——东阿县三条龙:燕卫、宪武、刘子赢。

——东阿县三只虎:燕卫、东峰、王宪武。

按世俗的理解,大凡被世人俗称或戏称“某某龙、某某虎”的,好像都是江湖黑道上老大之类不可一世的人物,但是东阿县的这“三条龙”与“三只虎”正如作者所云,都是“东阿县解放前已俱盛名,解放后德高望重的教育界的四位精英”。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当时东阿县对教育的重视,以及鲁西南地区民风的淳朴。

燕卫先生好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两条谚语在四位老人作古近四十年之后仍广为流传?如同作者所言:“真正地感受父亲的人格魅力却是在他去世多年后!”

先生是许多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恩人与恩师。打开此书,你会强烈地感受到,燕卫先生以心待人,以德服人,对许多人恩重如山——无论是40余年报恩不辍、亲如一家的周长山,还是年逾70、为老师母连磕三个响头的韩庆余(我的舅舅),或是“我这辈子唯一的遗憾就是在恩师有生之年没能报答他”的济南天桥区常庄村的老书记,都从一个侧面显现出先生的恩泽绵长。即便是“文革”中先生被关押在小黑屋里,他依旧设法给所谓的“保皇派”捎口信,嘱咐他的学生,“要大胆批,大胆揭发。不批不揭发就被动。但要有么说么,不能瞎编乱造”。

燕卫先生是很多人的恩人与恩师!特别是先生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在极其有限的条件下,资助、帮助、赞助了许多孤苦无助或者从各方面需要帮助的人——包括他的乡亲、同事、学生。而我们一家则是“三者全占”——先生是我同村同姓的爷爷辈、与我的父亲房鸿麟是多年同事,亦是我母亲、舅舅、姐姐、表哥和我的老师。由于这种厚重的关系,更因为先生与我父亲性格脾气极其相投,所以,我们从小得到了先生许多厚爱。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父亲因所谓的“历史问题”,加上嫉恶如仇与宁折不弯的秉性,其“遭遇”可想而知,但先生毫无顾忌,更加关爱我们。我依稀记得,每次一来“运动”,父亲就要去“学习班”接受“高规格的再教育”。打点行李时,父亲都会对母亲说,你放心,我的历史问题组织上是清楚的,我没有对人民犯罪,我也不会自杀。万一有什么事情,你尽快告诉咱燕卫叔(私下里,父母亲对先生一贯的称呼)。所以,我们从小就觉得,只要有“燕卫爷爷的保护”,天就不会塌下来!更难忘1976年2月份,我终于跨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成为一名光荣的铁道兵战士。临行前,我与父亲去先生家里辞行,先生朗朗大笑:“哈哈,我家小屹立(我的乳名)终于实现梦想了!”接着,他那深邃的大眼睛,先是看看我父亲,再紧盯着我,缓慢而坚定地说:“小屹立,你听好了,你连续验了三次兵,这一次总算如愿以偿,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党和政府对你父亲是认可的,所以你不要有思想包袱。孩子,背上包袱跑不快啊!但是,你要记住,你与别人还是不一样,到了部队,不管多么难,都要力求上进;别人不能吃的苦,你要吃;别人不能受的累,你要受;要放大肚皮吃气,顶天立地做人”!当时我都听呆了,父亲提醒我,“快给爷爷鞠个躬,感谢爷爷的教诲”,我深深地给爷爷鞠躬感谢!说,“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为您争气,一定为咱老房家、为东阿三中争光”!但万万没有想到,此一别,我与先生却是永远阴阳两隔,以至于我为不能尽孝而成终身遗憾!可以告慰先生的是,“放大肚皮吃气,顶天立地做人”始终陪伴我走过千山万水,“多吃苦、多受累、求上进”已渗入骨髓,成为我的“生存密码”。38年过去,春华秋实,我也在事业上取得了一些成绩。我想,先生在天有灵,闻之也一定会开怀大笑的。

先生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真君子。

燕卫先生对人的大爱与大恩,始终闪烁着君子的光芒。这种“君子的光芒”突出体现在先生的待人宽厚,胸襟博大上,哪怕是对待自己的所谓“仇敌”。比如,曾有一学生经燕卫先生资助入学,“文革”时却恩将仇报,对其百般嘲弄凌辱。数年后,该生拉煤饿得难以行走,燕卫先生碰见邀至家中,盛情款待。时人不解,燕卫先生说,“那时,他毕竟是个孩子啊!”再如,史赋在文革中往死里斗争燕卫先生,先生“被解放”以后,史赋去家里赔罪,先生教育女儿房桂珍“他别管怎样,也是你的老师。你要尊重他,特别是来咱家你要有礼貌。”

这种“君子的光芒”,还体现在先生对党的教育事业的认真负责,以及做人的刚直与磊落。正如书中叙述的:“父亲每天都很忙碌,除了抓好教学,还要管好后勤。每到周末或节假日,父亲总是尽量在学校值班,如果回家,也是安排好值班老师,围着学校转一圈,看看教室、寝室的门锁好没有。回家后,也是尽早回校,总怕学校出什么事。

父亲经常说:校长,校长,就是比老师在学校待的时间长。”燕卫先生虽然只是中专师范毕业生,可他手下那些山东大学、山东师院、曲阜师院等本科生毕业的老师都很服气先生的领导,因为先生在为人处世上,始终高风亮节,做到以德服人,关心爱护帮助教职工,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职能才智。特别是无论在怎样的高压下,先生都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正如书中姜征亮老师所说:“房校长从不欺负外地人,他的性格是好打抱不平,你不行他也不欺负你。你若行,但你看不起他,他也不服你。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在鱼山骂过区部,因为区部抢占学校的地方,他有气,他不怕。他一身正气,可以说是教育界的硬骨头。”再如作者所云:“在政治运动中,他敢于坚持自己,坚持真理,常常理性压制不了感性,他敢讲真话,不说违心的话,不办违心的事,在当时政治形势下很难得”。

燕卫先生的学生、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出版社社长卢玉明的评价更是素朴中肯,最具代表性:“房校长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他为人正直,和蔼可亲;他胸怀宽阔,心地善良;他包容幽默,乐观向上;他作风深入,生活俭朴;他关心教师,爱护学生,治学严谨,治校有方,培养出了很多优秀人才,桃李满天,硕果累累。我的成长是与房校长的教诲和人格品德的影响分不开的,使我终身受益,终生难忘。”

走笔至此,我眼前浮现出一个伟大的形象,这就是鲁迅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先生的这个真实写照,不也恰如其分地凸显了燕卫先生的高尚品格吗!

情之所至,我脑海里又出现一首永恒的诗篇,这就是伟大诗人臧克家1949年11月1日为纪念鲁迅先生而挥就的诗歌《有的人》“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首诗以高度凝炼的艺术手法,阐述了人的肉体生命与精神生命的关系与真谛,热情讴歌了“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着的人”;又通过鞭鞑“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从反面衬托以鲁迅为代表的所有“给人民作牛马”的人的高尚情操和伟大胸怀,以及人民大众和历史老人的无比公正性!

看到这里,我坚信大家都会对先生肃然起敬,燕卫先生这位“解放后东阿县第一个省级模范教师”,不正是这种“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着的人”的杰出代表吗!这不正是他老人家作为我们的恩人、恩师,作为铮铮君子和我们的榜样,永远活在我们心里的根本缘由吗!作者的一段话很是经典:“一个人的生命无所谓长短,价值在于他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如果留下让人永远难以忘记的东西,或载入史册,或口口相传,他的生命后人就可以延续,即使生命短暂”。所以我将此篇序言命题为《恩君不死,英魂永存》。

先生是把欢笑留给大家而把苦痛留给自己的人。燕卫先生的睿智、幽默、诙谐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到哪里,笑声就会到哪里。哪怕是“文革”中在台上挨批斗,先生也会让会场上下哄然大笑。“让俺儿替爹站会儿”的笑话最出名——先生被批斗时,带高帽、挂重牌,脖颈疼痛难忍,如果仰仰脖子就会好受一点。有一次,先生实在撑不住了,就抬起头来,向台下俯视。被喝问:“看什么?”先生说:“我看看俺根生(先生的长子)来了吗,我拉巴他长大也不容易,让俺儿替爹站会儿。”还有一个笑话,县工作组去徐屯三中调查先生,问:“你是国民党员吗?”先生答:“不是,我是共产党员。”又问“你不说实话,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入的国民党,谁是介绍人?”先生就说:“刚入的,你刚刚让我入的,你是我的介绍人。”

在我们家乡,先生是大家公认的幽默大师,用现在时髦的说法,是名副其实的“大笑星”。然而,无情的病魔还是夺走了他为众多老百姓带来温暖、带来笑声的鲜活的生命!这令所有热爱他的人无不扼腕叹息,更有很多受其恩泽的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先生之逝,又令多少人在诅咒病魔的同时,感叹生命的无常,“好人不长寿”啊!在这里,作者提出了一个非常令人痛惜的话题——如此幽默大度的“父亲”,为什么“英才早逝、壮年殉职”?

作者写道:“按理说父亲不应该‘老’得这么快。解放前他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解放后又参与了各种政治运动,凡事看得清,想得开。他一生艰辛,一生坎坷,不怕吃苦,不怕遭罪,对苦难有足够的承载力,对‘文革’有清醒的认识,认为是一场运动。对学生造反,看得很淡然,知道他们是孩子,况且他只受到批斗,并没有遭受过分的摧残。从遗传学上来说,爷爷、奶奶都活了85岁,按理说是应该高寿。人们常说‘病由气生’,他那么乐观,身体又很好,洞悉他身边的世界,事事拿得起放得下,怎么会得大病呢?”

先生的学生姜征亮老师是这样说的:“房校长的精神世界是非常丰富的,外表上看,他非常乐观;深接触他的人,知道他是非常痛苦的。特别是‘文革’期间,他无法履行校长的职责,老师被随意批斗、毫无尊严,有的学生失去理智,荒度光阴,有些人忘恩负义,人性丑陋,国家前途、形势,走向迷惘,他为之痛苦异常”。

作者这样解读了自己的父亲——“走进父亲的精神世界:他外表乐观,内心痛苦;他智慧超群,又常常理性不能压制感性;他善好嬉笑怒骂,却又谦和温厚有加;他爱讲实话,又往往沉默;他那么有尊严,又往往摧残自己;他志存高远,却又无以施展;他非常强大,却又孤独无助。在名利面前人们可以淡然,但对死亡能够超脱就是另一种境界了。他有大悲大喜,大痛大爱”。

有一个细节可以证明先生矛盾、迷惘、痛苦的心理状态。毛主席1976年9月9日逝世,先生的“大去”是在8天之后,就是9月17日。可见,那时候先生已经命悬一线了。但是在闻讯毛主席逝世后,先生说:“我也要戴黑纱”,表现了先生对主席的一片深情。同时先生又说:“我要去问问毛主席,斗当权派,你是中国最大的当权派。斗的这些人太苦唉”!如此“天问”,是先生在其生命垂危之际,对“文革”其害的困惑之言,对江山社稷的忧虑之声!这也是万万千千老百姓的痛苦呐喊啊!

由此可见,正直幽默乐观豁达的性格、博学丰厚睿智深邃的学养、对领袖的无限忠贞、对真理的坚定执着、对党的教育事业的全身心投入、对人民教师“百年树人”的“以命尽责”,构成了先生极其强大的内心世界!但是,先生同时又“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我们很难想象先生因当时“乱象纷争”而产生的担忧、焦虑、迷惘、苦闷、无望,乃至绝望,有多么深重、多么巨大!这是“江声不尽英雄泪,天地无私草木秋”的“陆游之苦”!而这万千苦闷能有谁知?这如山的纠结和焦虑又与谁能共?再说,作为一位普普通通的中学校长,先生根本不可能超越当时的历史条件,精准地判断出19天之后的那场“兵不血刃”的殊死决斗——即1976年10月6日党中央一举粉碎 “四人帮”反党集团。这样看来,先生的“内伤”之重、“内气”之烈,非旁人所洞悉,亦非旁人所替代。元代张可久诗云:“伤心秦汉,生民涂炭,读书人一生长叹”。在动乱十年里,先生的“为民之长叹、为国之长吁、为教育之长惜”,又何止千百次啊!

所以,先生既是一位“笑星”,又是一位“孤独者”,正如作者所云“父亲不仅仅是东阿县的阿凡提”。先生绝对不是为儿女情长而病,绝对不是因私家恩仇而“去”!而是另一种形式的“为国捐躯”!

所以,先生之逝,为民之夭;先生之逝,乃国之殇!

一辈子殚精竭虑培育桃李满天下/四十年肝胆照人嘻笑怒骂皆文章!这副对联是对先生恰如其分的评价。

“至纯至朴为师道/唯实唯真治学篇/腹有宏才传弟子/心怀大义助贫寒”。这是先生的学生、原河南省台前县人大财经委主任郭怀普写的数首怀念先生的诗词中的四句,最真切地反映了先生的业绩与品行。

呜呼!四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我们的燕卫先生啊!我的燕卫爷爷啊!您的英年早逝,留给了我们怎样深重而长久的思念啊!您以自己的“命”,为后人立下了一块“碑”——口碑!正如作者的诗句:

“口碑是人间最高的一块碑/口碑是人间最重的一块碑”!

我想,这口碑,也是矗立我们心中最长久的一块碑啊!

作者简介:房光辉,男,汉族,1957年7月出生于山东省东阿县鱼北村,中共党员,先后获法学士学位和经济硕士研究生学历;高级政工师、高级经济师、中国注册高级企业文化管理师、中国注册策划师。2005年12月,任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下属集团公司的监事会主席(正厅级)。现任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兼任中国铁建上海代表处总经理。

[责任编辑:杨凡、左新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635-8516691,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635-8516691,诚邀合作伙伴。

长篇小说《我的父亲 我的诗》作者房义军简介

房义军,男,1963年出生于山东省东阿县。现供职于东阿县考核办。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协会理事、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理事、鲁西诗...[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我的父亲 我的诗》主人公房燕卫先生小传

房燕卫(1919年—1976年),字绍康,山东省东阿县鱼山人。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颇有建树。在东阿一中任职时,因授课艺术精湛,深受同行钦佩...[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我的父亲 我的诗》——东阿作家房义军为父亲立传之作

《我的父亲 我的诗》一书是一本作者回忆父亲的传记。主人公房燕卫先生(1919-1976),原东阿三中校长,幽默风趣、睿智豁达、笑对苦难、淡然...[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猪倌”孟现壮:身残志坚不气馁 百折不挠创事业

1974年10月,孟现壮出生在阳谷县张秋镇的一个小村庄,5岁被确诊患小儿麻痹症,并落下了残疾。“腿残了,但我还有一双手,我一定要做一个坚...[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爱我中华 “七星”高照 记山东聊城市七星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郝利

古往今来,聊城可谓是名人荟萃,群星闪烁。不久前,记者前往古城采风,在璨若星河的群星谱中,发现了一颗扶贫新星——聊城市七星现代农业发...[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百姓不富誓不休—记临清市丁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魏保岭

我要让丁马人改变缺吃少穿的状况,我要让乡亲们富起来”。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这是中学时代的魏保领的梦想和誓言。为了这个梦想,为了这...[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崔庄村“第一书记”申长森:全心全意做“精准脱贫”的领路人

申长森团结带领崔庄村村委一班人,深入贯彻中央关于精准扶贫的决策部署,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市直有关部门、高新区管委、许营镇...[详细]
齐鲁网 2016-10-12

“风从运河来”作品展|徐明卉:运河聊城美食香

2014年6月,中国运河成功申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中国运河有2500年历史,是全世界开凿最早,里程最长的运河。大运河最早被称为“漕河”,是...[详细]
齐鲁网 2016-09-27

“风从运河来”作品展|苗云辉:梦想的地方

船闸,码头,桥梁,历经百世风雨,走过岁月沧桑...[详细]
齐鲁网 2016-09-27

“风从运河来”作品展|董学兰:运河情思

古老的京杭大运河,从遥远的隋朝发源,流经无数繁华和寂灭,闯过无数绝境和险滩,终于流进了21世纪,流进了运河明珠聊城的脊椎,化作润泽江...[详细]
齐鲁网 2016-09-27

“风从运河来”作品展|翠薇:风从运河来

风从运河来,给我讲述从前的记忆。傍晚大红的太阳光照到碧绿的水波上,帆影点点,暖意无限。扬帆的船只在河道里顺水漂流。几只纯白的水鸟缓...[详细]
齐鲁网 2016-09-27

“风从运河来”作品展|李民增:古运河之歌(散文四篇)

放眼四望,透过丛丛绿树,北边可见山陕会馆的房顶,隐约听到那里传来的悠悠钟声;再远些,西北方向,是巍巍光岳楼与古城墙角楼;正西是浩淼...[详细]
齐鲁网 2016-07-14

“风从运河来”作品展|武俊岭:一条运河 一批清官

一条运河,从扬州自南往北流来;经过济宁(曲阜),来到东昌大地。运河,不只促进了张秋书肆的兴旺、东昌经济的发达、临清饮食的丰盛;而且...[详细]
齐鲁网 2016-07-14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