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网
聊城

聊城要闻|聊城时政|聊城民生|聊城故事|阳光连线|聊城论坛|拍客|我要曝料|图文上传|视频上传

济南青岛淄博枣庄东营烟台潍坊济宁泰安威海日照莱芜临沂德州聊城滨州菏泽

首页 > 聊城 > 聊城故事

“风从运河来”作品展|孙平:故国风情

关键词:聊城 风从运河来 故国风情 征文

[提要]登上光岳楼,俯瞰烟波浩渺的东昌湖,大运河、徒骇河如两条玉带穿城而过,湖在城中,城伴河生;明初原本为防御外敌入侵而修建的光岳楼,防御功能未尽其用,却成为后来沿运河南来北往的商贾认识聊...

  

光岳楼

光岳楼

  作者:孙平

  聊城的魅力不在于她的沧桑。元朝二十年到二十六年(1283-1288),元政府先后动用大批人力,下大力气开通了济州渠和会通河,与过去经过山东境内的永济渠相连接,形成了南起微山湖、北到德州的整个山东境内的水路交通线。元朝二十六年(1289),元政府开凿了东平安山至临清的运河河道,上接济州河、下通卫河。元明清时期,会通河一直是南粮北运以及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聊城也得益于京杭大运河漕运的兴盛,建了不少的码头。登上光岳楼,俯瞰烟波浩渺的东昌湖,大运河、徒骇河如两条玉带穿城而过,湖在城中,城伴河生;明初原本为防御外敌入侵而修建的光岳楼,防御功能未尽其用,却成为后来沿运河南来北往的商贾认识聊城的标志。

  到清朝乾隆、道光年间,聊城商业达到极盛,不仅成为运河沿岸九大商埠之一,而且享有“漕挽之咽喉、天都之肘腋”、“江北一都会”的美誉。全国各地的商人络绎不绝地赶来,涌向这里抢占商机。其中,作为北方商业大鳄的山西商人自然不会忽略聊城,纷纷涌入运河区域聊城段,并且以其殷实的财力和精明的商业头脑,抢先占领了市场,称霸了某些行业。到清咸丰八年,整个聊城一千五百余家店铺中,单陕西、山西商人的店铺就占有九百五十三家!那时,聊城东关外的运河中停泊船只之多,可称得上“帆樯林立,舳舻相连;码头上存放货物之多,可称得上货积如山;岸边人来客去之热闹,可称得上是载满货物的车马奔涌中涌来,无一空车而去。聊城百姓曾以“盘算之精细,来去都是利”来比如西商的精打细算,以“西商十居七八”来形容山陕商人之多 并不为过。

  晋陕的商人来到聊城,经营的范围除去食盐、粮食、丝绸、木材、药材及典当,还经营煤炭、铁器、布匹、纸业、茶叶、生漆、皮货、烟草、钱庄、纸张、海味、日用杂货等。

  据聊城老市民叶簪传老人回忆,清代,山西一刘姓商人就曾经垄断茌平县的盐业!清朝末期,山西商人郑仲明就曾经拥有一千三百引票权,另一山西商人刘维楫就曾经拥有二百引票权,仅两人就占了茌平全县引票的三分之一的权限!另外,清代聊城的刻书印书业非常发达,山陕商人开办的“书业德”、“善成堂”、“宝兴堂”和“有益堂”当时号称全国 四大书庄。四大书庄之首的“书业德”,创建于康熙年间,店主姓郭,祖籍山西灵石。当时,“书业德”仅是他的总号,经营的书庄有版本达到千余种,经营房舍也达到百余间,生意最兴旺时雇工达到百余人。另外,他还在介休、太原、平遥、济南等地设有十余个分号,书籍远销至北京、天津及江苏、上海、浙江、广州等地。

  据山陕会馆碑刻记载,嘉庆十六年至二十年,“公信风”、“元正吉”、“福星和”、“大魁和”、“隆义和”等商号影响较大,年经营额均在四万两白银以上,特别是“公信风”商号年经营额达到八点六万两,“元正吉”也在五点八六万两。但到嘉庆二十一年至二十五年,“福星和”商号扶摇直上,年经营额达到十一点三万两,“元正吉”商号紧随其后达到六点五三万两。另外,还有影响较大的“万盛成”等商号等。山陕会馆碑刻还记载,当时仅有名号可考的山陕商号就有三四百家。

  ……

  有人说,是风给聊城带来了繁华;有人说,在没有铺设铁路之前,是大运河给聊城带来了繁华。美丽的圣衣之下,聊城如同一颗水上明珠,在夜色下愈发散发着光辉,愈发的神圣,更加的教人流连忘返。普通百姓如此,皇帝老子也是一样。

  明、清两代的帝王每经运河巡视江南,都要在聊城登岸巡游。康熙皇帝曾四次登上光岳楼并题匾“神光钟暎”。乾隆皇帝更是九过东昌,六次登楼,并为光岳楼题匾“天下第一楼”。现在 由他提字的“天下第一楼”依然立在光岳楼门前,碑文字迹圆润流畅,有较高的书法造诣。

  聊城的神圣也不在她的繁荣。明洪武年间,因战争和瘟疫的缘故,人烟稀少、土地荒废的的东昌府和鲁西南的兖州府共接受来自山西的移民近六十万人,其中,东昌府的山西移民约占当地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在相当一个时期内,移民与原迁移地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促进了相互之间的经济往来与商贸关系的发展。同时,原迁移地的商人来到移民区经商,在商贸往来中有信任感,在观念上有认同感,在生活上有安全感。

  为了能在聊城立足发展、站稳市场,这些客商开始购置房屋,修建会馆。他们在地缘性商人集团“晋帮”的基础上,在运河沿线建立了众多地缘性商人会馆。文字记载的有聊城东关米市街路东的太汾会馆,属康熙年间,山西太原府、汾阳府商人集资兴建;在东阿县城、冠县南陶官、阳谷阿城海会寺附近,阳谷张秋等地也建有山西会馆,其中,清代山西商人在张秋河边修建的山西会馆,至今仍有山门及殿庑多间,山门书有“乾坤正气”四个大字。

  与此同时,山西商人还联合邻近省份的商人,组成地缘商会会馆,地处聊城铁塔商场西南的山峡会馆便是其中一个。

  山陕会馆是一座庙宇和会馆相结合的建筑群体,始建于清乾隆八年(1753)年。远看,琼楼玉宇,璀璨多姿;近看,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山陕会馆坐西面东,占地面积为三千三百个平方。整个建筑由山门、过楼、戏楼、夹楼、钟鼓二楼、南北两看楼、南北两碑亭、关圣帝君大殿、财神、大王北殿、文昌火神南殿、春秋阁、望楼、游廊、南北两跨院等组成,共计一百六十余间。会馆虽然面积不大,但布置紧凑,设计合理,大小间错,疏密得体,反映出古代匠师们技艺的精湛。

  聊城文化功底的丰厚,不在于出了多少个仓颉、张本、于慎行、傅斯年级的大人物。喜庆节日在会馆里看家乡戏,可能是山陕商人最愉快的事。戏班子一般是富商请的,也有大家你三两我五两集资请的。演戏名义上是为酬神,求神灵保佑生意兴隆、发财添福,实际是为大家提供一次相聚热闹的机会。一年四季,奔波在紧张的生意场上,大家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借此机会,听听家乡戏,会会家乡人,一番热闹,几番交谈,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大家都放松一下,同时也慰藉自己浓郁的思乡情,更重要的是来看那勾魂魄,动心弦的梆子戏。按照会馆规矩,每次开戏前,会馆负责人都要先说几句话,对违犯行规的人进行批评,但是,这时候往往连负责人自己也急不可耐地想看戏,便顾不得再说什么。

  这种酬神会戏一般非常隆重热闹,所请戏班必为当地名班,如果当地没有好的戏班,山陕商人常常不惜重金,千里迢迢将家乡的名班和名伶邀来出演。等戏台上那名扬晋、陕、甘的猗氏人“元元红”郭宝臣抖起胡子,蒲州商家出身的“彦子红”气势磅礴地吼出一声乡韵时,喊一声好,拍几下手,像喝了陈年美酒那么陶醉。

  聊城不仅是孔孟之乡,是礼仪之帮。民间人们喜爱的门神之一,关公的故里在山西解州,相传得姓于陕西潼关,是山陕人的共同乡亲。关帝殿位于庭院西侧会馆的中心,殿前檐下悬挂着“大义参天”的巨幅木匾,大殿石柱正面刻有歌颂关羽的楹联:“伟烈壮古今,浩气丹心,汉代一时真君子;至诚参天地,英文雄武,晋国千秋大丈夫”。复殿中供有关圣帝君、关平和周仓三尊雕像。关圣帝君神像高三米,身穿刺绣滚龙袍,鎏金冠旒,威丽端正,俨然帝王形象。

  可是,自乾隆年间会馆和神像落成之后,会馆的主持却做了一梦,梦见关羽嘱咐:“此馆乃商贾聚集之地,不应将吾像塑于此中。即以为之,俺亦不再有违众望;但有一条须记:关某生前虽有功于世,但也多有过失。因此,凡说书唱戏,不得宣扬与我;如若违俺所嘱,可不要怨吾无礼!”主持听了,忙跪地参拜,连声称是。待抬头观看时,关羽早已离去。主持把梦说给山陕的商人听,听罢,众商人心存疑议,似信非信。会馆虽常有戏班演出,却从未演过关羽的戏,没有人敢于轻易违禁。

  这一年,从南方来了几位富商,因生意获利甚多,想借会馆唱戏三日庆贺。其中三位商主,别的戏目不愿看,却偏爱看关羽过关斩将一出。戏班主持知道有托梦一说,告知了富商,可这几位富商不信此事,硬要叫演唱。戏班主无法,叫他们与会馆主持交涉。会馆主持一听,要演关羽戏,便将关羽托梦之事,一一作了叙述。富商们说:“梦为心中想,那里有真是。如答应上演‘过五关斩六将’可以重资相酬,不然,则换地演出!”。那会馆主持不想得罪富商,只得破例应允了。

  会馆由于从不演唱关羽的戏,今听说忽然开禁,百姓都感到是一新鲜事。于是大家奔走相告,这天都来等着观看,使本来就十分喧闹的会馆,更加的热闹起来。

  夜场戏时辰一到,几通锣鼓响过,垫戏唱罢,就是关公过五关斩六将了。谁知关羽正要挑帘出场,突然正堂“轰”的一声响,随即,一股浓烟大火从殿堂里冒了出来。接着狂风大作,火势愈猛,霎时把整个会馆照得通亮。场内一时大乱,有的争着向外奔跑,有的取水扑火,你碰我,我撞你,全混成了一团。可这火势却也奇怪,它只在正堂内燃烧,却不向外漫延,任凭用水泼浇,其势却却丝毫不减。主持在慌乱中,恍知这定是关羽显灵,忙让扮关羽的演员,净脸卸装,并吆喝大家快向关羽塑像叩头认错求情。大家让戏班主一喊,也似有所悟,在场内,所有的人都原地下跪,祈祷关二爷息怒饶恕。这一来,近风大火,竟顿然自息,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人们赶忙进入正堂观看,只见堂舍完好无损,唯有那几位富商存有银票的银柜被焚无遗。几位富商见此,无不悔痛不已,而在场百姓却对关羽的谦恭之德,都无不更加敬仰。

  大运河北起北京,南达杭州,流经北京、河北、天津、山东、江苏、浙江六个省市,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全长壹仟柒佰玖拾四公里。从公元前486年开始始开凿,至公元1293年全线通航,前后共持续了1779年。

  《白银谷》、《乔家大院》等电视剧的热播,使人们对晋商佩服不已,精明的晋商成了中国明清商人的代表。可许多专业经济文献资料里常说“山陕商人”,把山西商人和陕西商人并提。陕西商人凭什么与富甲天下的晋商并提?拨开历史的尘埃,让我们从秦腔传统剧目《张连卖布》里的一段唱词说起:

  “先把那渭南县当铺坐下,西安府开盐店咱当东家。兰州城京货铺招牌悬挂,西口外金刚钻发上几车。穿皮袄套褐衫骑驴压马,烧黄酒猪羊肉美味有加。娶妻小赛过那南京俏画,买丫鬟和小子装烟倒茶。清早起人参汤先把口下,到晌午把燕窝拌成圪塔。张口兽琉璃瓦高楼大厦,置九顷水浇地百不值下。银子多使不了,这该怎咋?寻几个好伙计四路访查。幸喜得四路里粮食涨价,百十名走粟行银赚万八。捐功名只要那官高势大,访巡抚坐总督布政按察……”———秦腔《张连卖布》因为《张连卖布》是一部滑稽戏,不少秦腔戏迷都把这段唱词看作是张连信口开河的异想天开,但这段唱词却真实地再现了明清时代陕西商人的富足和气派,可以看作是当时陕西商人的追求和梦想。明清时期,陕西商人和山西商人携手垄断了中国中西部贸易通商达五百年之久,制造了中国西部商品经济的神话。殊不知,他们制造的何止是商品经济的神话?

  在蒙古人一统天下的九十多年间,中华民族的文化融合早就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当蒙古铁骑唱着“壮伟狠戾”的军歌,以横扫千钧之势入主中原后,以内省、自敛、深微、柔婉为审美特征的中原文化必定毫无还手之力受到冲击,如同一位娇弱的女子一般,在被征服的同时,也被动地注入草原文化那种粗犷、豪放、精悍的血气。草原民族特有的粗犷豪放、率性任真、呐喊抒情、大气豪壮的精神风貌一旦与中原谐婉、和静、内敛的文风结合,便增加了无限的创造活力。两者经过融合升华,便形成了元朝富有阳刚之气的外露、粗犷、个性化的美学风范。

  这便是集杂技与戏曲于一身的水上城市聊城的今天的风采!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81695000,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